冬窝子时光

2022-08-03 09:47:04来源:西安新闻网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笑尘 2022-08-03 09:47
字体:

赵华丽 (陕西)

遥远的冬窝子生活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当哈萨克族牧民开始赶场去冬窝子时,父亲总是开着小四轮为牧民们搬家,赚取一车车牛粪饼的报酬。我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来来去去,总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一览冬窝子芳容。后来考学、求学、工作,在西安安家,冬窝子生活难道会成为我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热切的向往在心底扎了根就会冒芽。回新疆探亲,机缘巧合,闺蜜知道了我那点小秘密,终于寻到可以接待我的一家哈萨克族牧民。我坚持要坐车自行前往,体验原生态的哈萨克族牧民的冬窝子生活。闺蜜了解我的执拗便不拦着。

那天下了一场更猛烈的雪,约好去冬窝子的面包车,过了两天才慢吞吞地赶来。车如其名,像个肿胀的大面包。白皑皑的大地上,面包车像个说话漏气的老人,扑哧扑哧前进,但它却留下最美的车痕:两条平行的轨道延伸到天边,又在别拉套山下蜿蜒。

一路歌声就没停。我也吼出了原始的动力。太阳划着抛物线,歌声此起彼伏。在面包车嘎吱嘎吱的歌谣中,车上的人摇曳着进入了梦乡。车上的呼噜声灌入小司机的耳中,他把车子开得像摇篮曲。

太阳快要沉入西山,天空陡然变暗时,面包车才行驶到了一座外观精美的毛毡帐篷前。司机对我们喊道:“下车了,你们的冬窝子到了。”我蒙眬的睡意一扫而净。

洋溢着青春朝气的哈萨克族姑娘阿依努尔早已静候在门口,我们一行六人下了车。

冬牧场的夜晚,白雪泛着冷光,毡房内围绕着炽热的灯光,炉火处跳跃着那团热情的橙红,在炕的中间摆放着款待我们的那仁。饭香荡漾在宽敞明亮的毡房里。一时间我不知道身在何处,阿依努尔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开口流利地介绍道:“牧区定居点早已装上了电灯、电话,就连偏远的冬窝子也金碧辉煌!”我回过神来调侃道:“应该叫冬窝子宫殿!”众人纷纷附和。这可打开了阿依努尔的话匣子。她说着自己读完大学,回乡创业,发现冬窝子旅游契机,就果断贷款,打造了冬窝子一条龙产业链。牧区的人也跟着她走上了致富之路。现在,她在当地可是小有名气的名人了。她滔滔不绝,我看见了祖国的龙腾虎跃。

“不开吃,是对美味的亵渎。”没想到阿依努尔话锋转得真快。“熏马肠是我从雪中扒出来的,妈妈切成片撒在宽面上。冬天的大自然就是冰箱。”我早已夹住一条宽面,掺和着一片熏马肠,填入口中。洋葱的香味捆绑了我的味蕾!我静默地咀嚼,心甘情愿地做了热气腾腾、美味那仁的俘虏。

幸福和快乐早在冬窝子里荡漾开来,不,应该是在冬窝子宫殿里,幸福和快乐永远融进了我们的血脉。

那夜我做了最香甜的梦!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李笑尘】

阅读上一篇:归来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