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南红了半边天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2021-06-24 12:03
分享到:

革命烈士何挺颖故居红色纪念广场一角。

川陕革命根据地纪念馆。

符先辉将军捐资修建的“将军桥”。

川陕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广场上纵马驰骋的何挺颖烈士雕像。

西安新闻网讯   1932年,红四方面军经汉中到达川北,开始了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斗争。川陕革命根据地陕南苏区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分布在汉中的镇巴、西乡、南郑、勉县、宁强等地。苏区人民不畏艰险、浴血奋战,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夏日的汉中绿浪如烟,生机盎然。“七一”前夕,记者在汉中市南郑区委宣传部新闻科长肖军的陪同下,驱车前往爱国教育示范基地——川陕革命根据地纪念馆等地进行庆祝建党100周年“百年风华耀初心”专题采访——

红色故事

位于汉中市南郑区红寺湖畔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巍然屹立在青山绿水间,青石结构的方形建筑庄重肃穆,顶部一排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蓝天碧水的映衬下格外醒目。随着讲解员袁文君女士娓娓动听的讲解,记者的思绪也被带到了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

“陕南红了半边天”,其出自于一首传唱于川陕之间的红色歌谣:“腊梅花开三二年,徐向前领兵进巴山,一仗打到汉中府,受苦人民心欢喜,陕南红了半边天。”

1931年11月7日,在黄安县(今湖北红安县)七里坪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下辖5个师共3万余人。由于第四次反“围剿”失败后,1932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从鄂豫皖根据地撤离,来到川陕两省交界的大巴山。在历时两年零4个月的时间里,紧紧依靠川陕边区党和人民,克服了重重困难,与国民党反动派四川军阀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他们用生命谱写了一部气吞山河的壮丽诗篇,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章。毛泽东同志在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讲话时称:“川陕苏区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个大区域……在争取苏维埃新中国伟大战斗中有非常巨大的作用和意义。”

至关重要的陕南战役

说起陕南苏区,不得不提及发生在这里的一场重要战役——陕南战役。1935年2月,为策应长征途中的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发动了陕南战役。陕南战役首战就攻克了宁强县城,活捉了国民党守军团长。红四方面军乘胜向勉县、汉中进击。驻守汉中的国民党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一边向西安陕军司令部告急,一边令独立旅一团在宁强县大安镇堵截红军,并派国民党三十八军主力四十九旅驻防勉县。2月6日,四十九旅旅长王毅武率部到达勉县新铺湾,在新铺湾四周险关隘道日夜修筑工事,力图凭险据守,阻挡红军。

2月6日晚,红军先锋部队抵达青羊驿,当地群众热情欢迎,还主动为红军作向导。红军派出少量部队对新铺湾敌军守备工事进行了火力侦察。2月7日拂晓,红军部队突然发起猛攻,一举占领新铺湾西面的蜂子岭。王毅武部士兵拼死争夺,激战至晚上,四十九旅撤退,红军坚守一天后,主动退出蜂子岭。

1935年2月8日,红四方面军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带领主力部队向敌人阵地发起总攻,把敌人阵地分隔、冲散,使敌人指挥失灵。此时,向东迂回的红四方面军二六八团已切断新铺湾守敌与勉县县城的通信联络,王毅武怕县城有失,急令部队撤退。命令尚未传到前方,两翼阵地便全部被红军占领,王毅武带着残余人员落荒而逃。2月9日上午,战斗宣告结束。

新铺湾战斗,是陕南战役中关键性的一战。从1935年2月3日开始,红军先后发起了6次战斗,歼敌4个多团,缴获轻重机枪70余挺,步枪5000余支,俘敌4000多人。2月22日,红军到达既定目的地后挥师川北。至此,陕南战役胜利结束,红四方面军开启了长征新的征程。

宁死不屈的“西河崖九壮士”

在纪念馆的一个橱窗里,陈列着一件锈迹斑驳的铜质鼎罐,它直径约30厘米,高20厘米,烟熏的提梁上绑着一圈藤条,中间有两个指头大小的弹孔。这个鼎罐是巴山游击队员煮饭、熬菜的器皿。凝望着这只厚重的鼎罐,它向我们无声地讲述了巴山游击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那气壮山河荡气回肠的感人故事。

1935年,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后,巴山游击队一直坚持战斗在川陕边境的大巴山。

1939年冬,国民党21军旅长李子犹4个团7000人马,对游击队实施新一轮残酷清剿。由于恶劣的战斗环境,加之主力红军长征离开了根据地,巴山游击队已由当初的1200余人,锐减到30余人。

1940年2月9日,在南郑碑坝镇西河崖的山腰上,冰天雪地暗藏杀机。已在敌人的包围圈里战斗了20多天的游击队员突然听到有人喊:“敌人上来了!”只见山下敌人黑压压一片围了上来,游击队队长赵明恩命令大家立即转移,他留下来掩护。但队员王娃对赵明恩说:“赵队长,你转移,只有你活下来,我们巴山游击队才有希望啊!”说着,几个游击队员将赵明恩抬走。留下的游击队员们选好有利地形,全力向敌人开火。在与数倍敌人的浴血奋战中,战士们一个个倒下了……

最后,仅剩的9位战士退到了西河崖的山顶上。看着蜂拥而上的敌人和身后的万丈深渊,王娃向队友们大声喊道:“巴山游击队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说完,他率先纵身跳下了山崖,山王爷、马夫等也跟着跳了下去!他们甚至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没有留下……

9位烈士英勇牺牲,他们宁死不屈、战斗到底,用自己的鲜血染红了整个西河崖,他们的革命精神激励着一代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秦巴儿女。

血洒岭南的天汉英烈

这座坐落于南郑区何家湾村的四合院,是何氏老宅,也是何挺颖少时生活的地方。

“沪上学子,投笔从戎登井冈,端为国人争民主;天汉才俊,洒血捐躯眠岭南,旨在中华建共和。”南郑区委宣传部新闻科长肖军指着一副挽联说,这副挽联就是英烈何挺颖短暂而又辉煌的一生的真实写照。

1905年5月11日,何挺颖出生在南郑县(现南郑区)何家湾村。父亲何根山是清末拔贡,儒学造诣颇深,还精通西洋地理,曾参加过辛亥革命,思想进步、追求民主、提倡“科学救国,工业发展”。

1925年秋,何挺颖如愿考入上海大同大学数学系。他在上海读书时,参加了五卅运动。同时,在瞿秋白、邓中夏、恽代英、萧楚女等共产党人指导下,开始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参加社会实践。当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7月,正在上海学习的何挺颖受党组织派遣参加北伐战争,在北伐军中担任团指导员,开始了短暂而辉煌的军旅生涯。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同志受中央委派,前往长沙领导湘赣边秋收起义。9月初,毛泽东部署了秋收起义和进攻长沙,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共5000余人,卢德铭任总指挥,何挺颖任一团连党代表。他提出“支部建在连上,实行民主管理”,成为“三湾改编”的直接参与者,也因而进入部队高级领导层;他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其间参与起草了《遂川县工农兵政府临时政纲》。

1928年4月,毛泽东、朱德率领的两支红色武装在井冈山胜利会师,组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何挺颖任第31团党代表。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何挺颖率部参加了攻打龙源口、围困永新城等战斗。他政治坚定、作战勇敢、指挥果断,成为井冈山时期著名的军事指挥员和党的优秀干部,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8年8月,在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中,何挺颖与团长朱云卿指挥不足一个营的兵力,在人民群众的配合下凭险抵抗,击溃了湘赣国民党军4个团的轮番进攻,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使党和红军保住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促进了湘赣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创造了我军历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毛泽东得知黄洋界保卫战大捷的消息后非常高兴,一挥而就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光辉诗篇《西江月·井冈山》:“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1928年10月,毛泽东接应红军大队回到井冈山,收复大部分失地,恢复红色政权。何挺颖又投入到整顿党的组织、部队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之中。10月4日,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在茅坪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何挺颖当选特委委员,11月4日当选红四军军委委员。为加强红军主力领导,毛泽东、朱德决定将何挺颖调任28团党代表兼团党委书记。

1929年1月,湘赣敌军6个旅18个团向井冈山发动第三次“围剿”。1月14日,何挺颖随毛泽东、朱德率领的红四军3600余人向赣南进军。1月24日拂晓,赣敌李文彬旅3个团逼近,抢先占领制高点——天柱山和惜母岭。何挺颖、林彪带领28团在城东北的金连山阻击,在腹背受敌防线将被突破的情况下,何挺颖身先士卒,带领战士打退敌人两轮进攻,不幸身负重伤。1月24日傍晚,毛泽东、朱德决定撤离。何挺颖随部队到达广东省南雄市乌迳宿营时遭敌袭击,不幸壮烈牺牲,年仅24岁。

巴山深处走出的开国将军

走进镇巴县简池镇,这里的山山水水都依稀荡漾着浓浓的红色文化气息,宽阔的“红色文化广场”中央三面巨幅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光彩夺目;百米巨型浮雕上形象生动地还原了革命前辈符先辉将军走出简池参加红军长征的成长经历及他转战鄂豫陕,一路叱咤风云所向披靡的英雄形象。

被誉为“将军故里”的简池镇地处镇巴县西南隅,距县城79公里,与四川省相邻。这个环山绕水地势雄奇的地方,就是新中国开国少将符先辉将军的出生地。

2021年6月18日,记者再次踏上简池镇这片红色热土,追寻历史散落的碎片。在集镇旁边的山脚下,有一处庄严肃穆干净整洁,灰瓦覆顶的小院,符先辉将军年少时就曾在这里生活和学习过。

1918年出生于简池镇的符先辉将军,14岁参加简池区苏维埃政府童子团,15岁参加长征,60多年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中,身经百战多次负伤。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四纵十二旅副旅长兼参谋长,两郧军分区司令员、十九军五十五师师长,中国人民志愿军二十一军副军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六十五军军长、第二炮兵部队副司令员等职务。

1933年12月,符先辉从巴山深处走上革命道路。1935年,符先辉跟随红军长征,北上到达延安。抗日战争时期,他长达8年间纵横驰骋在晋东南战场,用鲜血和汗水记录了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符先辉先后任54团、72团、36团团长。1937年12月,受中共委派到阎锡山山西青年决死队开展工作,率部与日寇顽强作战。参加粉碎日寇进攻晋东南的九路围攻,百团大战、上党战役。其作战英勇、指挥精准、战术灵活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卓越战功。

解放战争时期,他率部参加了豫北战役、临汾战役、吕梁战役、晋南战役、皖西战役等10多次大型战役。1947年随陈赓、谢富治大军渡过黄河,挺进豫西、鄂陕创建根据地,在四面环敌、环境条件异常艰苦、与上级无法取得联系的情况下,独立作战,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发展壮大队伍,建立革命政权。

1949年底,他率部进军陕南,在解放安康的牛蹄岭战役中,55师担任主攻与胡宗南部新3军、69军、27军等激战。经过30多个小时的英勇战斗,歼敌2550余人,取得陕南战役的决定性胜利,先后解放平利、岚皋、紫阳、西乡、镇巴、川北万源、通江县城,指挥川北战役,歼灭川陕鄂豫绥靖公署主任、中将王凌云部3个军1个师,俘敌13000多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符先辉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军55师师长,率部进驻汉中,参加镇巴剿匪、肃特、大生产运动。

1952年2月符先辉赴朝参战。在抗美援朝期间,任第21军副军长。同年8月,被选入解放军南京高等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之后,继续返朝参战,被授予大校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1960年任原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69年2月,任第二炮兵部队副司令员,主管中国战略导弹阵地工程建设,受到周恩来总理嘉勉。

1988年8月,符先辉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同年离职休养。1998年1月7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纪念馆约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座长100多米,宽5米的桥,当地人习惯称之为“将军桥”。这座桥是时年69岁的符先辉将军在1987年返回故里帮扶贫困老区,了解到家乡父老因交通不便还在涉水过河时便拿出多年的积蓄,捐资10万元修建的。

记者手记

唯有奋斗多壮志

连日来,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记者的心灵一次次地受到强烈的冲击、洗涤和震撼!

“王娃、山王爷、马夫等9名巴山游击队战士在弹尽粮绝又无外援的情况下,爬冰卧雪在敌人围剿的包围圈中依然顽强地与敌人周旋20余天,为了不被追上来的敌军俘虏,纵身跳下了西河崖。”……

“宁强县大安镇富甲一方的陈大训一家秉持耕读为本,深明大义。1932年2月,红军攻克宁强。60岁的陈大训带领祖孙三代11人参加了红军,全家先后有7人为国捐躯。他最小的女儿陈真仁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78年任总后勤部卫生部顾问。2000年81岁的陈真仁回到了故乡烈金坝,看到家乡屡遭水患,果断地将自己10万元积蓄捐赠家乡人民,修筑河堤……”袁文君动情的讲解让人泪目。

车子行驶在道路上,窗外美丽的风景不断向后掠去……魅力乡村处处都是青山绿水碧树蓝天;城镇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热闹非凡;一张张洋溢着幸福与希望的灿烂笑脸,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然而,记者的脑子里依然是革命根据地那一幕幕风云激荡、动人魂魄的历史画卷,那震撼心灵而又深嵌民族血脉的不屈历史,让人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共产党为什么能够取得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那是因为一代代共产党人心怀天下,有着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而随时准备牺牲一切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仰,正是这种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理想和信仰锻造了不朽的长征精神。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先辈们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而前赴后继,英勇牺牲……

“碧血洒人间,赤心为人民;留得英名在,激励后来人。”伟大的革命精神不仅仅属于血与火交织的苦难岁月,它已超越时空历久弥新。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民族复兴的伟业还在漫漫征途中。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要从红色历史中汲取强大的精神力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国家和人民无私奉献砥砺前行。唯有艰苦奋斗,方能不负重托!

本版稿件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胡毅 文/图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