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造新中国建设突击手的“红色熔炉”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刘婧媛 2021-06-10 10:50
分享到:


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旧址博物馆。(记者 郝钟毓 摄)

“我们学习,我们歌唱,在欢笑中迎接太阳……新中国万丈光芒,毛泽东的旗帜辉煌……我们要加强理论武装,坚定人民的立场,前进!前进!坚决跟着共产党!”

70多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群众日报》上一则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开始招生的消息,犹如一块强有力的磁铁,吸引着西北五省的青年知识分子向西安涌来。

踏着欢歌,近1.3万名时代青年在艰苦岁月中进入这方“红色熔炉”,淬炼、锻造!百炼成钢的他们,又从这里出发,毫不犹豫地走向青海、宁夏……走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用奋斗让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变得生机勃勃!

4年光阴,这处由习仲勋同志指导创办的“干部摇篮”,在那个特殊年代,为我国西北五省新生政权巩固和国民经济恢复作出了重大贡献。

人拉肩扛建起一座“新生园”

同学们一起搬砖铺地,很快修好了可以住1000多人的宿舍。没有操场,大家自己除草建球场。

驱车走进高陵区通远镇的东西正街,高陵区职教中心西北角有一片老式平房,前方左侧一方黑色碑石上,写着“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旧址”几个大字。正门上红色五角星的浮雕虽历经70多年沧桑,依旧庄重肃穆。十字形走廊两侧的房舍仍保持着原来的风貌。后边两排平房,像一正一反两个横过来的“E”字,扣而不合,围而不闭,形成一个两端开口的巨大四合院。

西北民大的故事,要从1949年的春天讲起。

“当时,进行社会改革和恢复国民经济,成为迫在眉睫的重大任务。然而此时,各地的干部队伍还远远不能满足建立新生政权和平建设的需要。”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旧址博物馆讲解员王潇介绍。

1949年5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决定:将延安大学迁往西安,并与西北人民艺术学校、西北财经学校合并成立西北人民革命大学。

西北民大的办学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培训青年,改造旧人”。学校大量吸收青年知识分子,让他们在这里经过短期培训,分配到西北各省工作;并训练改造一部分新解放区接收的国民党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的旧公职人员,以适应建设新区和城市的需要。

“招收3000名学生,男女兼收……”招生信息一经发布,各地青年纷纷积极报名。西安市西关南火巷西边的裕秦纱厂成为了临时校舍。1949年8月23日,心怀期盼的青年们踏入校门。看到这里缺门少窗、破烂不堪,学校还要保证按时开课,怎么办呢?自己动手干起来!全体教职工和学生们搬运木料砖瓦、修补破烂不堪的房屋校舍;修门窗、做桌凳;铺平道路、开阔运动场,很快,学校就有了模样。

9月21日,西北民大第一期开学典礼隆重举行。时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三书记习仲勋在典礼上说:“这是一个政治工厂,要锻炼出大批的政治干部。一批知识分子要在这里修理一下,擦一擦锈,补充一下,紧一紧螺丝钉。西北的理想社会要我们努力去改造,去建设。”习仲勋的话,为办好西北民大鼓舞了信心,指明了方向,让学员们深受鼓舞。

随着学员队伍日益壮大,西安城内的校舍显得越发紧张。新中国成立后,学校组织一、二、三部学员分别向高陵县通远坊和泾阳县永乐店新校址搬迁。

“人人动手、自己建校”。向通远坊和永乐店搬迁过程中,师生们步行了10里甚至30里路,帮助学校搬运了600张木板和12车教具。永乐店的校舍,原是一家打包厂的厂房,到处是积水和破烂废弃物,屋外还长着一二尺高的杂草。同学们一起搬砖铺地,很快修好了可以住1000多人的宿舍。没有操场,大家自己除草建球场。井水不够喝,大家自己挖井取水。艰苦朴素、团结互助的同学们搬砖10万块,打成土围墙三四百米长,“新生园”里一派生机。

办学4年间,西北民大传承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老延大精神,为国家节约经费达5亿元(旧币)。

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旧址博物馆内,大型实景泥塑《老延大精神》惟妙惟肖地呈现出师生动手建校园的情景。玻璃展柜里,一份泛黄的1952年4月17日的人民日报刊发文章《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是怎样用革命精神建设学校的》,更成为那段激情燃烧岁月的最好佐证。西北民大的办学精神和经验,也随之传向全国。

“民大让我有了方向和力量”

上课没有桌凳,木板马扎充当。如饥似渴的青年们沐浴在阳光里,憧憬着新中国的未来。

借了两块银元、背了一袋干粮,坐上人生第一趟火车,当年的穷孩子马笃信走进了西北民大。70年弹指一挥间,如今已从省工信厅退休多年的他,忆起当年,仍心潮澎湃。

在这所大学里,学生们都学些啥?“你看,这博物馆展柜里陈列着的《社会发展史》《政治经济学》《近代世界史》,就是我们当年的教材,看见它们真亲切。”马笃信说。

“那时候上课没有桌凳,学校给每人发一块二尺见方的小木板,一个马扎,这就是课桌课凳。建校初期校舍严重不足,上课大都是露天,下雨天就在临时搭建的席棚里。虽然条件非常简陋,但同学们学习热情非常高涨,课堂气氛十分活跃。大家都兴奋地沐浴在阳光里,憧憬着中国的未来。”

课余时间,同学们则和周围老乡融为一体。大家经常帮附近老百姓收种庄稼,打扫卫生,干家务活。每逢节日,学校也和老百姓搞起大联欢。

“虽然当年在民大只学了短短半年时间,但通过学习,大家收获很大,觉悟提高得很快,对人生有了全新的、正确的认识,懂得了为祖国、为社会主义奋斗和奉献的道理。同学们在这里学会了如何干好领导和管理工作,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世界观。可以说,民大是我革命的第一步,是我政治生命的开始。民大的学习和历练,让我有了方向和力量!” 马笃信老人动情地说。

环境虽然艰苦,西北民大的文艺活动却丰富多彩。这些年轻人在苦中寻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着党的政策主张。

当年的学员陈达力老师回忆说:“在民大文工室的日子苦并快乐着。那几年我参演了不少剧目,也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扮演过秧歌剧《二媳妇纺线》中的二媳妇、《糖衣炮弹》中不法商人的太太、歌剧《王秀鸾》中秀鸾的小姑……”

陈老口中的民大文工室,不仅是服务教学的演出单位,也是西北地区最大的文艺干部培训和储备中心。文工室不但在校内演出,还演到驻地十几里外的村庄,覆盖观众达10万人以上。

当年,演员们都是身兼多职。除演出外,陈达力还是装置组里唯一的女性,所有保管和缝缝补补的活儿都是她的。

近1.3万名人民勤务员奔赴“新战场”

走上工作岗位的青年们,有力支援了西北地区人民解放战争全面胜利和新政权建设工作顺利开展。

“我们是民大炼成的钢,光荣的人民勤务员,踊跃走上工作岗位,就像战士上前线……哪里有工作,哪里就是我们的家。同志们,新中国的建设担在我们双肩,背起背包,迈步向前……”

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旧址博物馆里,点击“毕业歌”按钮,影音设备中,便传来当年从西北民大毕业的韩凯老人所清唱的《西北民大毕业歌》。歌声中,看着墙壁上青年们敲锣打鼓、佩戴红花的照片,仿佛把参观者也带入了那场毕业的狂欢。

4年同窗,除少数学员留在西安,大多数人都去了甘肃、宁夏、青海、新疆,还有人被分配到西藏,仅走到工作单位就要两个月。拥抱、合影、留言,同学们依依不舍地告别。

“我专门买了一个精装日记本,特意找到民大副校长刘端棻老师为我题词,他提笔写下‘年轻的新中国在号召着青年前行’的赠言。” 马笃信说。

“但那时,不管被分配到哪里,大家都毫无怨言,背起铺盖就走。”陈达力说。 当时的毕业生们还自己动手建造了一座纪念塔。正面刻着“在毛泽东的旗帜下前进”10个大字。

“新工作地点的条件比民大还艰苦,但有了民大学习的经历,我什么都不怕;有了民大的基础,我能满怀信心地战胜一切困难!”马笃信说。

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到兵营里去、到经济部门的各种企业去……

陈达力走进了西北人民歌舞剧团,后又到西安电影制片厂主攻剪辑,34年间“一把剪刀”剪出了21部故事片、130多集电视剧,其中《老井》还获得10余项世界大奖;马笃信被分配到西北军政委员会财政部工作,随后又被派到宁夏贺兰县参加了土改工作队……

西北民大,可谓桃李满天下。1949年至1953年,它先后把12890名学生培养成满怀激情的革命战士。走上工作岗位的青年们,有力支援了西北地区人民解放战争全面胜利和新政权建设工作顺利开展,在我国干部教育史上书写下了光辉一页。

1953年,中共中央西北局决定,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改名为西北政法干部学校,并于次年5月迁址西安南郊,这也是西北政法大学的前身。

西安报业全媒体 记者 拓玲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