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中小学:鲜血浇成胜利花 琅琅书声催新芽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刘婧媛 2021-06-03 12:05
分享到:


权中小学里的许权中烈士纪念碑。


西安新闻网讯 站在权中小学的门口,就能看到许权中烈士纪念碑。纪念碑身后是三层的教学楼,门口隐隐可以听到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

迈进校门,能清晰看到这座2012年复修的纪念碑,纪念碑侧面刻着习仲勋同志1949年的题字:“为人民解放事业而牺牲的烈士永垂不朽”。

两棵青松守护孩子们成长

权中村距离西安市区60多公里,这里因许权中烈士而命名。村里的权中小学是许权中1933年创办的一所红色小学。

因为许权中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设在学校里,权中小学成为远近闻名的红色地标。孩子们也早已习惯学校里一拨又一拨参观学习的人群。

下课铃响了,划破了学校的寂静。孩子们小鸟一般冲出教室,嬉戏玩闹,朝气蓬勃。

纪念馆的庄严、纪念碑的肃穆,与校园的生机、少年的活泼,在一起并不显得矛盾。相反,如今美好的校园生活、琅琅书声,正是追溯过往、告祭先烈最好的方式。

无论是当初的泥瓦房,还是如今敞亮的教学楼,在权中小学上过课的每一个孩子,都说得出许权中爷爷的故事。

他们会从许权中搬砖捣泥、一砖一瓦建起这所学校说起,一直说到教学楼前的这座纪念碑以及碑旁的两棵大松树。

权中村村委会副主任杨勇也毕业于权中小学,他说,这两棵松树是1989年纪念碑落成时种下的,当时只有指头粗细,如今已是苍翠大树,它们见证着岁月的变迁,默默守护着一茬又一茬的学生。

他们都是生长在这所红色小学里的新芽,青松不老,新芽慢慢长大,成材、成林。

权中小学小小讲解员介绍许权中的事迹。

一生献给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

教学楼旁的一排平房坐落着许权中纪念馆,里面的图片和史料如同时间隧道一般,将我们带到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岁月。

许权中出生在西安临潼栎阳镇聂家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后迁至交口镇辛里村,也就是现在的权中村。1925年在李大钊的帮助下,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

1927年1月,许权中和史可轩、李林、邓小平等创办了被誉为党的“西北黄埔”的西安中山军事学校,为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军事干部,有力地支持了陕西地区如火如荼的农民运动。

1927年7月,许权中为了保存党的这支军事力量,利用军阀间的矛盾率所部驻防在关中关山镇。后逐步向南转移,把部队拉到洛南,成为洛南地区农民运动的启蒙者。1928年5月,许权中率部到华县高塘镇和刘志丹一起发动渭华起义。

许权中是抗日名将,1933年5月,他与宣侠父、张慕陶、武止戈等协助冯玉祥分兵出击,在张北和沽源等地与日军激战,连战皆捷,先后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多伦、独石口等失地,把日伪军驱逐出察哈尔,全国士气为之振奋。

以学校为阵地进行革命活动

1933年,许权中创办了民生小学,也就是现在的权中小学。当时环境险恶,他不便公开出面,便委托他夫人等人筹建,“捐地献房,鸣鼓倡导,群众集劳,建草房6间,厦房3间。”

1936年,许权中因病回到家乡,为了让这个贫苦村庄的孩子都能就近上学读书,他慷慨解囊,并和群众一起搬砖捣泥,扩建学校。他还请示组织,派来了地下党员李裕雪为校长,先后聘请共产党员及进步人士进校任教,为革命培养人才,并以学校为阵地,进行革命活动。“西安事变”期间,他担任城内警戒任务,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8年底,许权中奉中国共产党的指示,以养病为名,返回家乡休养,秘密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他组织群众兴修水利,搞互助合作,促进生产;搞地下武器修造厂,为打仗做准备。大批外地进步青年在他们的帮助下,经由交口前往陕甘宁边区。交口成了一小块红色根据地,陕甘宁边区的人们称这里为“小边区”,是一把插在敌人心窝里的刀子。

1943年,许权中回到陕西眉县,利用公开职务,以搞生产为名,准备在眉县、千阳一带建立抗日革命根据地,12月上旬,在赴千阳察看地形返回时,在眉县槐芽洪水沟被便衣特务暗杀。

大家都说“许旅长是个老庄稼人”

“爷爷被特务暗杀牺牲时,我的父亲年仅5岁。我从小就听长辈们讲爷爷的故事。爷爷把一生奉献给了革命事业,忠于革命,忠于党,爱祖国,爱人民,他的精神始终影响着我们。”采访中,许权中的孙子许红星告诉记者。

许红星回忆说,刘志丹的夫人同桂荣奶奶,和他的奶奶张雅君关系很好,小时候从她俩的聊天中得知,爷爷虽然是他所在部队里的最高指挥官,但时时处处以普通士兵的身份与官兵们同甘共苦,对战士平等相待,行军作战中,他和战士们使用一样的卧具,除了一床被子和几件换洗的衣服,别无他物,经常将自己的马让给伤员乘骑。每到驻地就教育战士,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被群众誉为“福星”。

“奶奶告诉我,她一生中最难忘的是1937年初和爷爷在灞桥外婆家读书时的日子,那是爷爷在漫长革命年代里与家人相处最长的一段时间。爷爷当时的职务是杨虎城将军的独立旅旅长,但他在村子里为人平和热情,没有一点官架子,经常下地干农活,帮助村里人收庄稼,常常一身尘土,一见老农,就说如何丰收的事。大家都说:许旅长是个老庄稼人……”

1949年,许权中遇难6周年时,西安各界人士敬送一首悼念诗,短短28个字道出了许权中的一生:“一生为党为国家,誉满天下众人夸。武装起义闹革命,鲜血浇成胜利花。”

“我在爷爷创办的学堂里教书”

许权中故居距离权中小学不远,红色的大门紧闭着,不对外开放。1964年到1988年,许权中的孙子许小谋在权中小学任教,就住在故居。

“我从小听着爷爷的故事长大,我知道爷爷是一个最听党的话,为民干实事的共产党员,这也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许小谋说。

50多年过去了,说起当年的教学工作,许小谋记忆犹新。“那时候不止是校舍破旧,最主要还是缺老师,我一个人带过化学、体育、地理、语文、数学,总之,啥课缺老师了,就得想办法给孩子们上。”

权中村支委委员白百战回忆说,他是1973年上的小学,当时许小谋是他的体育老师。每次上体育课前,怕孩子们“吃土”,许老师都要先拿扫帚清理操场,然后带他们打篮球。4年级开始,许老师又成了班主任,还给他们带地理课。1976年唐山地震时,西安也有震感,许老师还在地震棚里给他们上了一个多月的课。

“在爷爷创办的学堂里任教,也算是一种对爷爷所追求事业的继承。这些年来,虽然不住在这里了,我还是会时不时回来看看,新的校舍,新的面孔,一茬茬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材,我想正是有了红色精神的辈辈相传,才有了我们红色事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许小谋说。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马昭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