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思

2022-07-28 10:05:13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实习编辑:贾瑞雪 2022-07-28 10:05
字体:

□任雅楠

海,几乎包容了我所有的怯懦,在沙砾上刻下独行的足迹。浪花奔腾亲吻着海鸥,又与低飘的云朵缠绵在游人周围,似乎在倾诉,换了几度春秋,幸好还能在此相聚。

我没有“平生爱大海,披月乘风来”的豪情,没有“红日初升,其道大光”般汹涌的情感,但却拥有“看云卷云舒,望潮起潮落”的洒脱。驻足于沙石之上,感受海水抚摸,日出海平面,晨光倾泻而下,望空蒙的彼岸也很难分清海与天,像是陷入虚幻的倒影。

疫情前的最后一个夏天,我的旅行停留在了涠洲岛。从北海市上岛,莫测变化的天气和不怎么平静的海面,成了坐船航行的回忆。也许是因为从小生活在内陆,对海的向往从我记事起就变得憧憬,这使得登岛时呼啸的风和汹涌的波涛在我看来都好像是欢迎远方游客的狂响序曲。不久后,天空开始放晴,滴水丹屏聚集了许多等待退潮的人们。我选择的住处,是走出卧室来到阳台就能拥抱大海的房间,午时能够伴着海鸥鸣唱进入梦乡。那个时候,人人都不用戴口罩,可以自由地享受和海风耳鬓厮磨,风中激荡着海浪拍打在身上,海是终极浪漫,日落也变得温柔。

梦到过无数次的海边,是海中的帆影,是日光触到的每一寸沙岸,是泛着金光的静谧与温柔。太阳将稚嫩的脸蛋贴在海平面上,簇簇云团覆在其上,浪花在海水之上形成一条抛物线,光与影的和谐跳跃像是有佳人在远方高歌吟唱。年少时,我的笔触曾描绘过几次大海,如今提笔却更难用言语描述,我更希望将双眼化作储存记忆的摄影机,让想象与现实交融,定格我的向往。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夏末的海,在傍晚总是清凉。暮崖是观看日落的绝佳位置,从南湾到暮崖这段路,骑着电动车,可以看到星辰的闪烁。大海是善良的,它将水汽托付给西风,捎给沿岸的草木,使他们得以长青。“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我坐在沙滩上,感觉到大海仿佛也热情退去,回归平静。“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码头停靠了几艘出过海的帆,远处灯塔掩映,渔人点灯,三五好友在船坞举杯欢聚,海浪像是给吉他作和声的音符。游人散去,重归静谧。

海,是倾吐心声、抒发愤懑、包容任性的无声倾听者,自然的瑰丽成就了她的明媚。疫情之下的远行变得奢望,我对海的思念像被惯坏,在脑海中迟迟忘记归来。海浪能在台风的肆虐中迎风起舞,在无边的暗夜里放声高歌,阴霾终将散去,海晏河清变成了共同的期盼。这次,我又梦见了海边,只不过在梦中,口罩不再出现在人们脸上,四海之内的游客纷至沓来,海边又恢复了往日的熙攘。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实习编辑:贾瑞雪】

阅读上一篇:银河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