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块钱

2022-07-14 10:18:56来源:西安新闻网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师雅欣 2022-07-14 10:18
字体:

□青鸟

麦子到死都不会忘了那八十块钱。

事实上,事情过去了十多年,这件事依然清晰,麦子压根就没忘,也没想着忘,也忘不了。而且,总是在没人的时候,甜美美地回想,她觉得自己是遇上好人了。

十多年前,男人去了新疆跟人做建筑工;麦子留在老家,一边照看三岁的儿子,一边做务庄稼。当时麦子二十多岁,留着学生头,学生气还没有退尽。尽管农村粗茶淡饭,衣着朴素,活计都要做,但麦子身上有种说不出名堂的洋气。在外地上班的麦子的嫂子说,麦子不像农村女孩。麦子在镜子前面看了看自己,个头高挑、圆脸,眼睛也不是双眼皮,浅橘色燕尾衬衣,一条白色的锥形裤子,穿着一双白球鞋,实在看不出自己有哪点不像农村女孩的样子。农村女孩大都整洁干净,唯一不同的是麦子上过学。但因家境不好,麦子高中上到高二就不上了,原因是母亲病逝。农村女孩的所有命运都一样:上完学就等着媒人撮合、提亲、结婚。麦子也不例外。

上过学的女孩心气高,当母亲了,也没有改变,但凡自己能做的就默默做,绝不求人。又是一年麦子黄!男人来信,已经两个月都没有工作了,先前的那家活做完,后边的活没续上,有吃就不错了。麦子拿着信一语不发,逢二五八集领着孩子,买回新刀片新镰刀,准备夏收。

麦子的屋旁边是条十字路,南来北往的人都有。麦子家的院子很长,男人每年在夏忙前都把院子用水泼一遍,凉一会儿,等能搭住脚,就从肩膀上斜套着绳索,拉上石碾在院子来回碾。麦子也帮忙,小院子里荡漾着即将丰收的欢畅。今年不同了,原本指望男人去口外赚钱,用挣来的钱请收割机收麦,看来泡汤了。男人挣不来钱,那就得节省下这笔开支,接下来还要买玉米种子,要犁地种地,平日里的开销,这都要花钱的。麦子甚至还想给男人寄路费,万一不行就回来。麦子没有哀叹男人的运气差。男人的运气差就是自己的运气差,已经这样了,说了也白说,也于事无补,总不能千里迢迢去埋怨吧,谁都想过好日子呢。如今夏收只能靠自己了,能节省就节省点。

一场雨过后,蚯蚓把平整的院子顶起许多小土堆,看来不光场不行了。孩子还熟睡着。麦子熟练地把绳索套在肩膀上,低下头,猛用力,石碾纹丝不动。男人曾经说过,头一道力只要让石碾转动了,接下来就轻松了。麦子这一次把绳索像背书包一样斜挎在肩膀上,右手反手拉着绳索,活脱脱是黄河岸边的纤夫。一次,二次,三次……终于动了,而且很轻松!麦子满脸汗水,高兴地想男人说得对。对对的,她脚步欢快地拉着石碾光场。可是,感觉不对啊!麦子反应过来,确实不对。她直起腰时看到,她之前的老师正在用手推着石碾!老师也是满脸的汗水。

“麦子,你娃他爸呢?咋你一个人干这?这不是你女人干的活。光场花几十块钱就能干好,叫个人给你搭把手么。”老师喘着气说。麦子异常惊喜,惊喜的是看见多年不见的老师,老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老师说,偶然从她这里经过,起初也没看清是自己的学生,觉得这个姑娘力量不行,周围也没个帮忙的,就把自行车停在路边,及时出手帮忙。他笑着说,自己回家也要光场,就当是在这里实习。麦子说,男人去了新疆,运气有点差,一时半会也回不来,自己趁孩子睡着,也没请人帮忙,就试着干活,万一不行再请人不迟。老师看了几眼麦子,看了堆放在檐头下的新镰刀、磨刀石,嘴张开想说什么,但又没说,笑了笑告别。

过了大约十天,麦穗开始弯腰,麦子成熟了,该下镰了。麦子给水壶里灌好水,装上新蒸的馒头,准备用架子车拉上娃去割麦,一切就绪。“麦子!”一辆自行车匆匆停在院门口。“麦子,这是八十块钱。你不用把娃拉上割麦,天气太大,娃受不了!拿着,用收割机收。这是我光场节省的,不用还。”老师说。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师雅欣】

阅读上一篇:雨后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