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解郁萱草花

2022-07-06 16:54:34来源:西安新闻网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2022-07-06 16:54
字体:

萱草花盛开吸引蜜蜂采蜜。(IC photo 供图)

○张筠

夏日的一处花坛已显寂寥,唯余片片翠绿,转身却发现低矮处一派灿然,是萱草。繁密扁长的枝叶托举着橘黄色的花朵,初见不甚起眼,细看却俏拔挺秀、典雅端庄。“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美而不喧,娇而独秀,难怪苏东坡对萱草褒奖若此。

萱草也叫萱草花,它在民间有着多个别名,忘忧草、宜男草、金针花、疗愁等,个个令人联想翩翩。其实,萱草于古代典籍中一现身,便带着几分风雅之气。《诗经·卫风·伯兮》中即有诗句:“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谖”,忘记的意思,谖草即萱草。这首诗表达了一位妇人对出征在外夫君的思念,因思念成疾想寻找忘忧草,把它种在屋北面。据说,这是最早关于萱草的文字记载,也是萱草“忘忧之意”的原初印象。到了晋代,包罗万象的博物学奇书《博物志》中载:“萱草,食之令人好欢乐,忘忧思,故曰忘忧草。”而嵇康则在《养生论》中称:“合欢蠲忿,萱草忘忧”,得到同时代文人的强烈共鸣。到了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更是吟出“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的诗句,将萱草与杜康酒视为消解苦闷、忘却烦恼的良方,使其成为千百年来被广泛认可的“忘忧”文化意象。

萱草为何能够忘忧?文人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医圣李时珍给出了注解。《本草纲目》对萱草的功效有明确记载:性味甘凉,无毒、解烦热、利胸膈,安五脏。即是说服用萱草后,人会情绪安稳、心平气和。如此看来,萱草的“忘忧”之效名副其实了。

至于将萱草称为“宜男草”,据传是因为古人深信孕妇如果佩戴萱草就会生男孩。南朝梁元帝留下过一首《宜男草诗》:“可爱宜男草,垂采映倡家,何时如此叶,结实复含花。”《太平御览》卷中的《录异记》也说:“妇人带宜男草,生儿。”这种说法如今看来十分荒诞,可在母凭子贵的古代,求子心切的人以花祈愿也不难理解。

也许因为人们强加于萱草身上的寄望过多,使得明末清初文学家、戏剧家李渔陡生反感,在《闲情偶寄》中对萱草另眼相看:“萱花一无可取,植此同于种菜,为口腹计则可耳。至云对此可以忘忧,佩此可以宜男,则千万人试之,无一验者。书之不可尽信,类如此矣。”这样的评价,似乎过于苛刻了。萱草本无辜,其“忘忧”“宜男”说,只是人们一厢情愿的附加,与花草本身有何干系?且萱花美艳动人,贞静自守,颜值品性并不输别的花草,何至“一无可取”哉?

不过,他人的褒贬、评判,并不妨碍笔者一直以来对萱草的喜爱。与萱草的初次相识,缘于母亲。在那个物品与菜蔬稀缺的年代,勤劳的母亲自己动手,在家门前开垦出一块菜畦,种上各种时令蔬菜自给自足。就是在这片菜苗间,我发现了几株陌生植物,一根茎上举着几朵将开未开的花蕾,以为母亲特意种了几株花草点缀菜畦,却总是花还未开花蕾已不见了踪迹。询问母亲,才知那是萱草,将花蕾摘下,蒸熟后晾干,就是可以食用的黄花菜了。是的,萱草还有一个名字叫黄花。不过,我太想看到萱草开花的模样,于是央求母亲为我留了几朵,开出的花居然俊俏秀美、令人惊艳。不过,母亲还是未及花落便将其摘下,焯焯水做菜用了。

想来,母亲并不知道萱草还有个诗意的名字叫“忘忧草”吧。她一生操劳,经历了太多磨难,也承载了太多生活的重负,虽然没有享过一天清福便早早离世,但母亲坚强隐忍、乐观豁达的性格,对子女的人生影响深远。后来在一本书中读到,萱草还有“中国母亲花”之喻,不免为之动容。萱草的确是属于母亲的花儿啊!她陪伴母亲度过艰苦岁月,她为贫寒的日子增色添彩,她是母亲用生命吟唱的一首小诗,在悠悠的时光中摇曳生姿,顾盼生辉。

萱草的花语丰富,其中一个是:遗忘的爱。即忘却一切不愉快的事,放下忧愁,快乐生活。这是天下所有母亲对子女的期望吧。而母亲的心愿,做儿女的岂能辜负?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李孟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