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鹮 秦岭身上的光

2022-07-04 15:24:26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笑尘 2022-07-04 15:24
字体:

◎耿 翔

不在雪下沉睡

不在雪下沉睡,秦岭阳坡上

这些虫子,遍地的梯田

这些朱鹮,飞醒的山河

过早地让地气,在秦岭的阳坡上

带着草木,从叶脉里复活出的气息上升

积雪也在清晰地,上升到太白山

旧年的雪线上。一切事物

都想把自己,从细节打开

就像朱鹮,听见虫子的鸣叫

用羽翼,打开云朵

从中放出天空

这个时候,有谁能想起

那些地老天荒,被一地虫声激活的梯田

是哪个姓氏的先祖,最早开垦出来

人类稀缺的一部分

出现在一座秦岭,朱鹮

就是秦岭珍贵的一部分

就是秦岭,寄放在万物

一些很生动的情节里,距离人类的朴素

最接近的一部分。就像一只朱鹮

孤独地飞过时,被它惊动的天空

不再孤独,被它移动的云朵

也像带着,众多山体

在大地上移动

它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是被朱鹮,飞醒的一部分

很多时候,被秦岭牵动

时间不再寂静,一群朱鹮

也不再隐身群峰,让云朵成为替身浮动

它们的飞行,都是在无依的天空

展示身体中,最神秘的自己

都是向大地,投下

最生动的映像

出现在我们身边,朱鹮

也是人类稀缺的一部分

秦岭身上的光

看见朱鹮的人,像在自己

沧桑的眼角处,看见了光

灰色的天空,也因一只

野生的朱鹮,一身清净地飞过

像被一片神秘的光,从暗处突然洗亮了

那些屋后,很短暂地歇息过

朱鹮的树木,也像在夜里

还发着它身上,遗落下来

被叶脉吸收,又重新

亮出的光

这些神秘的光,被朱鹮

带向秦岭,每一寸亲切的山河

像是被时间,记载得发旧的大自然

从万物身上,要分享给人间的一种快意

守在秦岭里,很多人怀着

被这样的光,照见的心情

背负山顶积雪,过着

简单的生活

他们拣到,朱鹮遗落的羽毛

就像拣到了,秦岭身上的光

素净的风气

秦岭以野菜,也以蘑菇

养育出,素净的风气

这是秦岭,在季节的身体里

动用山坡上的野菜,以及林木下的蘑菇

调养出春天的风气。那些住在茅屋里

赶着日出,每天深入山地的人

储藏在生命中,是一朵

野菜的味道,也是一朵

蘑菇,追着雾气

在林荫道上,绽放出

菌类的味道

这也是秦岭,能够给予这些

以素净为生的人,最好的味道

他们身上的乡野之气,是一座大山动用

遍地的野菜和蘑菇,年深月久

养育出来。直至遇见

这些以清静为生的朱鹮

他们停止了,熙攘的采集

让一朵野菜,一朵蘑菇

自然地生长

依然保持警惕

追着积雪,向秦岭的高处

朱鹮,带上家族迁徙

不是被山巅,那片因干净

从不落下尘埃的雪光吸引

也不是飞得焦渴的体内

需要积雪,抚摸着降温

最初在山中,见到采药的人

他们一身清瘦,像秦岭的一部分

追着他们从不狂乱的样子

朱鹮像追着,寂静的草木

他们身上,有很多植物

散发着秦岭身上的气味

那些后来,跟着他们进山的人

身上没有了,先前的风气

酒精的味道,火药的味道

农药的味道,合成他们的味道

他们带给秦岭的这些味道

让朱鹮,追着积雪逃亡

在秦岭,被抚育成群的朱鹮

对于人,依然保持警惕

生存的高度

这些追随,植物的朱鹮

被众神指引着,飞过苍茫的大地

在秦岭的阳坡上

找到遮挡风雪的栖木

找到遍地虫子,鸣叫的梯田

翅下那一抹,记录飞行中

遭遇过生死的朱红,很像一枚

被山水用旧的印章,盖在大山

献出万物,去接纳

众鸟的云朵上

这些灵性的朱鹮,在秦岭

植物最丰富的地方,找到适合

生存的高度

白色的羽毛

失去林木的庇护,对于天空

朱鹮一身,白色的羽毛

太醒目了

隐匿于林木,寂静

且温润的深处,持久修行出

一身天然的洁白

却成了靛蓝多于

云朵的天空

最被鹰隼捕捉袭击的猎物

没有栖木的遮挡,朱鹮的头顶

有多少猛禽,把目光藏在

隐约的云层,时刻

闪烁出锋利

飞过天空,所有的翅膀

不都像云朵,那么柔软

这是朱鹮,以一种

安静之鸟的习性,对于头顶

失去林木的遮挡,云朵也像河流

一样涌动着的天空

始终存在着的警觉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李笑尘】

阅读上一篇:玉生香(外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