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微光

2021-10-18 13:30:03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10-18 13:30
字体:
分享到:

□桑颜

时常迷恋网络而不可自拔。陷在潮水般的信息中,仿佛未见世面之人看什么都眼花缭乱而迟迟不肯罢休。人有收藏癖,从前视之为爱好,如今看它却是一种病。就拿喜欢网络收藏文章之事来说,也绝不是什么好习惯。

每每看到好文,总是先点个收藏,想着等有时间了一定好好看看。可是这个“有时间”的时间,却永远也不会出现了。因为每天打开电脑要看的依然是新鲜的,旧的文章就像是冰箱里准备下顿再吃的包子一样,放上个三五天再扔而已。说到底,如今是要什么有什么的年代,不属于总是吃旧饭的年代;要是肚子饿得咕咕叫,家里又没有其他东西,不吃旧的吃什么?文章也是如此,要是家里没有电脑、手机,只有得之不易的三五本书,不把它翻烂了才怪。

从前本没有爱收藏文章的坏毛病,那时大概正是爱表达的年纪,故此一打开电脑什么也不做,先是写一篇博文图个痛快。文章从不修改,也不在意别人的批评,主要是并不拿它挣钱,尽管由着自己高兴、写个痛快就好。看到有的人博客弄得张灯结彩、眼花缭乱,这里找一篇、那里搜一篇,粘贴在自己博客里充当门面,很是不屑。那时很多人还没有版权意识,理所当然地拿走别人文章,更有意去掉人家的名字假冒文雅。当然,这样的人现在也比比皆是。

那时,没有版权意识的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发现自己的文章被别人拿去发表也不生气。只觉得反正他拿不走我的文采,纵然拿走一篇有什么用?假的终究是假的。现在,当然会有点儿不高兴,倒不是版权意识增强了,而是维护自己的钱袋子的想法更强了。

上网不爱乱窜,只一天到晚地写博客的那段日子,实在是太美好,无意中成就了我创意写作的能力,只要手指一放到键盘上绝不至于无话可说。后来再读到创意写作系列书籍后才知道,到底是实践出真知。有些理论不过是为了验证结果,实际上真要不曾实践而是先被理论束缚,反而会不明白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写着写着,难免会产生一些关于写作究竟是为什么的困惑,也会对自己文章的价值产生怀疑,这时便陷入了自我的漩涡中。这时强烈地需要新鲜的文字照进现实的枯竭中来,于是开始扩展阅读,而网络的巨大旋风也开始横扫平静的心。

这时,明白了一些人为什么喜欢收藏文章,总归是有一些文字烛照着内心的,我们需要为这些稍纵即逝的火保存下那一道光。慢慢地,我也开始收藏各种网页。而收藏的开始,即意味着我的世界不再局限于自我的小圈子。

这是好事亦是坏事。当一个人不断地向外扩展时,他(她)在吸收,也在分散。慢慢地,收藏变成了一种机械动作,右上角点收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收藏不是成为工具,而是杂物筐的外壳。当然,也会被某句话打动;要是在很多年以前,唯一要做的事便是拿出笔记本和笔把它抄下来,为它配一个漂亮的插图。接下来,我会不停地阅读笔记本,把里面喜欢过的句子读而又读,背而又背。虽然只有不多的几个笔记本,可是这些内容一次次地在我心上吹过,像小狐狸一次次地去找它的小王子,于是便有了记忆与感动、欢乐与怅惘。

可是网络年代呢?那句话跳跃了一下,微光闪现了一下,然后便被置于收藏夹中不见天日,仿佛被放进了阁楼的杂物间,仿佛被装进了厚重的木盒中不见天日。仅仅是片刻的微光而已。很多个微光出现过,然后被收藏,像宝石被从世界各地轻易地寻来。是的,很轻易地寻来,再也没有花费大力气得到一件小礼物后的欢欣了;轻易得来的东西,快乐也不那么昂贵了。它们来了之后,就成堆成堆地挤成一团,所有宝贵的东西,因为得来轻易以及数量繁多而贬值了。就像一个有无数珠宝的妇人,对哪一个珠宝都不珍视了。

每隔一段时间,就清理一次收藏夹。断舍离这观念,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因为物品过剩而出现的新观念。可是,断舍离之后,仍然要思考新与旧的冲突。我们究竟是否需要过多的物品来充斥生活?就像我们是否需要过多的文字来填补视线与头脑的空白?或者,正如美术作品一样,适当的留白才是更恰当的生活方式。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不妨把收藏夹里的文字打印出来,依然执着于黑白的油墨香,去追寻安静的力量。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