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豆腐

2021-09-30 10:21:15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9-30 10:21
字体:
分享到:

□孙东岳(河南)

在困难年代,母亲给我们姐弟几人改善生活,就是让我们美美地吃上顿豆腐。

每当秋季黄豆收割后,生产队的豆腐坊便开张了。母亲就会换回一些刚做好的热豆腐,现做现吃——把豆腐片得薄薄的,撒上一些葱花和盐沫,再滴上几滴小磨油一拌,豆腐菜就做成了。那豆腐吃着温热、绵甜、滑嫩、爽口,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也许,我更有缘于豆腐。姐妹兄弟中,生下来就显得十分孱弱,且常犯发烧病,直到七八岁时仍没得到改善,人瘦得像刀条,走路直打摆。记得有一次,我发高烧,治疗多天,病情仍不见减轻,一家人都十分发愁。 这时,王大伯挑着豆腐挑子从门口经过,高喊着:“豆腐哩——”我迷迷糊糊听到了,就对母亲说:“我想吃豆腐。”母亲连忙答应。可是,她又犯愁了,王大伯的豆腐只能用黄豆换,而我家当时已没了黄豆。母亲向王大伯说了很多好话,他起了怜悯之心,就送给母亲一大块白嫩嫩的豆腐,说啥时间有了豆子再还。母亲千恩万谢,拿回豆腐,先爆了葱花,再将豆腐削成薄片炖了,续上水,又搅入一些白面。饭做好后,母亲就用调羹一勺一勺地喂我。之后,母亲又给我做了两次吃,不久我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

后来,母亲和一个老中医谈起我的病情。老中医告诉母亲,营养不良也会造成发烧,豆腐就是很好的补品。母亲从此就记下了,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多吃一些豆腐。为了能多贮存黄豆,除了生产队分的一些以外,母亲总是带领我们去割过的地里捡拾地上掉下的豆荚或豆粒。母亲换回豆腐,常常让我一人吃“独食”——每次,她会给我切上一小块。于我而言,这足以抵御我对自己瘦弱身体的自卑,足以战胜我对发烧疾病的恐惧。

后来,我升入镇里的中学。第一次离开母亲、离开家,过学校集体生活,很不习惯。学校的伙食单一,早饭、晚饭都是黑窝头,没有菜吃,同学叫“干刺儿”。干吃窝头又硬又涩,难以下咽。我被母亲娇宠惯了,是个奸馋嘴,有时宁可饿着,也不愿啃那窝头。

星期日回家,我就向母亲抱怨,说学校伙食怎么怎么差劲、自己常饿肚子。最后,我竟然又恬不知耻地向母亲提出要求说:“我想吃豆腐!”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太无知,太不懂事,太不体谅母亲的难处,但这句话又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也许是从小到大对母亲的依赖,觉得有母亲在,就有吃的、就有穿的。母亲就是给予,母亲就是庇护,母亲几乎无所不能。

于是,母亲就千方百计、到处打听哪里有磨豆腐的,结果毫无收获。一天,母亲找到卖豆腐的王大伯,说明来意。他被母亲为儿为女的一片诚心所打动,就告诉母亲:镇上有个同行在磨豆腐,虽然专供公社社直单位食堂,但凭着他俩的交情,还是能淘到一点的。

这可辛苦王大伯了。他每星期步行十八里路到镇上,为我买回两块又白又嫩的豆腐。母亲把豆腐在笼屉里蒸了,再切成小方块儿,一块一块蘸上细盐,放在罐头瓶里摆好,并撒上各种调料腌着,让我带到学校食用。在又黑又硬的窝头上,抹一点豆腐,下咽顺利多了,好吃多了。每当吃到这豆腐,我就想到母亲的良苦用心,想到王大伯的热心帮助。这豆腐,苦辣酸甜咸,五味杂陈,让我吃得百感交集、潸然泪下。从此,我再不敢挑食,学习更不敢有一丝懈怠。

最使我难忘的是,初中毕业的那年春上,家里生活非常拮据,母亲为了让我顺利升上高中,就想方设法让我继续吃上豆腐。母亲听说五婶家有黄豆,就到她家去借,谁知被一口回绝,还在背后说起了风凉话:“家里穷,就别让儿子读中学。想上学,想当官,就别怕挨饿,别怕遭罪!”母亲当即转回身顶她:“我就是要让儿子读中学,学知识,学文化,就是要让他将来有出息!”

那次,母亲好不容易才借到三斤黄豆。回家后,母亲对我说:“儿啊,你给我听着,妈可是要强的人、要面子的人,妈可是拿这张脸面跟人家打赌!你要是不争气,学不出个名堂,妈的脸就没地儿放!”吃着母亲做的豆腐,母亲的话就不会忘记。这豆腐里,融进了母爱的无私、母爱的伟大,融进了母亲的高尚人格,更融进了母亲对我的殷切希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后来我升入高中,再考上大学,离家乡愈来愈远,虽然吃不上母亲做的豆腐,但她的教诲却时时响在耳旁,鞭策我不断努力向上。

去年初冬,我又一次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此时,父母都已经走远,王大伯也早已不在人世 。我来到大姐家落脚,午饭时她特地给我做了一碗豆腐汤。吃着吃着,就想起当年母亲给我做的豆腐菜来,母亲慈祥可亲的面容,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让我忍不住泪奔!

洗去了浮华,沉淀了年华,在时光中回味那爱的刹那。我与大姐谈起父母对我们的疼爱、对我们的期望,多少收不住的回忆和牵挂,都落进了浓浓的乡愁里。喝着这碗豆腐汤,让我感恩的思绪再一次抵达心灵的故乡,回到慈母的身旁!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