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行

2021-09-23 10:37:05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9-23 10:37
字体:
分享到:

□刘少鸿

我是一个喜欢在乡野山间随意行走的人。

还未退休的时候,便常于周末约三五好友,走出城去,于山岭间作半日之行。无论是上山下河观景采风,放任性情于高天旷野之间,还是进村入户闲拉家常,谈天说地,感悟人情世故于日常琐事当中,都是极美的事由。我们不同于那种长距离暴走或专往荒山野岭探险穿越的驴友,毕竟那是需要强健的体力和准专业的计划及器具配备的。而我们多是随兴而为,信马由缰,悠悠然,乘兴而来,意阑珊,兴尽即返。所以,我们戏称自己为“马友”。

“马友”之说,源出王禹偁的《村行》:“马穿山径菊初黄,信马悠悠野兴长,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棠梨叶落胭脂色,荞麦花开白雪香。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原树似吾乡。”王禹偁是北宋著名诗人、散文家,更是宋初有名的直臣。他曾因直谏犯上,被贬为商州团练副使。在商州期间,为官清廉,体恤民情,写了许多深入记述商州风俗民情的诗作,并亲手将其编为《小畜集》,成为他的重要著述之一,这首《村行》便是其中的一首。他用拟人手法写景状物,将色彩斑斓的秋日山村晚晴图景描写得有情有趣,并于悠然的意兴之中,寄托了深深的思乡之情。

王禹偁的惆怅毕竟是暂时的,他始终坚持初衷,努力践行自己的为官目标,说真话,做实事,因而广为世人颂扬。苏轼曾撰《王元之画像赞并序》赞之,称他“以雄风直道独立当世”,“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

王禹偁的村行,也就这样为我们这些“马友”树起了乡野行游的模式。我们的乡野之行,多是轻松愉快、大有收获的。诗人自然是情满于山、意溢于水,摄影发烧友尽收美景于镜头之中,盆景爱好者偶尔采得奇石异卉,更是能激动得显摆多日。单纯而又丰富的半日之行,足可消解一周的疲累。

当然,纯朴美妙的景致之中,也蕴含着令人惆怅与沉思的意味。就如这首诗吧——“山崦谁家绿树中, 短墙半露石榴红。 萧然门巷无人到,三两孙随白发翁。”此诗为南宋著名诗人戴复古的《山村》。他曾写过多首同题诗,这首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这首诗虽然写于800年前,但却真切地描绘岀了山村的景象。在我们的乡野之行中,就时常看到山间林下疏落的空壳村舍,萧然门巷。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并常年生活在繁华的城镇去了,留守山村的多为老人。小孩也很少见,被父母带下山去,到城里或镇上读书去了。

有一回,我们去了城南一岭之隔的小流峪。行至中段,见隔河村头一座小院,虽然破旧,但却颇有古朴韵致。正拿出手机拍照,旁边一位中年男子搭话道:“这个小院有意思吧?这里边呈现着好几个文化层呢!”原来这儿最早是一座小道观,门楣上的“毛主席万岁”和墙上的“人民公社好”,是五十年代人民的心声和社会形态的表现。后来这里是村上小学,大殿墙上的黑板还在;还有条标语:“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那是计划生育年代的主导观念……中年男子是山外人,这个村上的女婿,最近正带着一个建筑队在城郊的移民新村干活呢。

再往里走,就撇开大路,沿边上一二尺宽的羊肠小道盘旋而上。行至半山腰间,有了两户人家,也就住着4个老人。最上边那个绿树掩映、修竹环绕的院子里,老两口正忙着收秋。院子里架着接收电视信号的铁锅,可以收看五六十个频道。可见虽然偏僻寂寞,信息并不闭塞。一边拴着的黄狗,见了生人,汪汪地叫个不停。端着簸箕捡豆子的妇人笑着喝道:“不识好歹的,叫啥哩叫,难得来个客人呢!”真一副孤寂而又富于生活气息的场景呀!同行的老张说:“你这房子倒还不少。”老头说他有三个儿子,都外出打工去了,基本上常年不回来;家里就他老两口,房子常年空着。老张开玩笑说:“这位城里没房,想在你这里租房住哩,你看一个月得多少钱呀?”妇人说:“要啥钱哩!房子都空着哩,你们随便来住,那是给我们做伴哩。”老头说:“世事真是变了。我们村里人都要移民搬迁到城边上去了,你们城里人咋想着要到山里来住呢!”

联村扶贫的那几年间,进村入户便成了日常功课。当然,那样的村行不是游玩,但旅游却可以成为山村脱贫的资源和项目。我们单位联系的那个山村,现在就打造成了一个美丽乡村观光旅游示范园区。自然山水园林之间错落有致的原乡生态,那是一种大美景象。

退休之后,山间漫游、探访老村之路还是常走。不是留恋那种破旧的景象,而是总能从那些隐秘之地孤寂落寞甚至已被遗弃荒芜了的小山村里,直观地感知到厚重质朴的历史痕迹,留给我们的是丰富而深刻的记忆;传寄出的那股连绵不绝的古老气息,总能给我们带来莫名的感动和坚韧的力量。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