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圆月与诗

2021-09-14 14:12:55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9-14 14:12
字体:
分享到:

诗和月,前世注定是一对情人。诗从入世那一刻起,就依偎在月光柔情似水的怀抱。中秋、月亮和诗,时刻装点出一幅人世间最美丽、典雅的图画。就让我们徜徉于诗人如银似雪的梦里,穿越秦时明月、汉时光华,任唐诗婉转、宋词悠扬,把中秋月色装扮得翰墨馨香。

诗月结缘最早于《诗经·陈风》里: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然而,中秋赏月、且邀月入诗却始于唐朝。唐人咏月之盛,从诗仙李白的作品中便可见一斑,仅他一人就达三百二十余首。平常之月尚且喜好如斯,更何况这月中上品——中秋之月,自然会成为文人雅士、才子佳人们的至爱。

“人道中秋明月好,欲邀同赏意如何?华阳洞里秋坛上,今夜清光此处多。”这是诗人白居易于华阳观中秋夜招友玩月时而作,诗人在中秋月夜邀约一众好友吟风弄月,共度良宵。 当然,中秋咏怀因时、因地、因人而异,并非都如香山居士这般心境。古往今来,中秋月夜诗人们抒发得更多的还是相思、离绪、孤寂和思怀。王建《十五夜望月》云:中庭地白树栖鸦,冷落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诗中所展现的就是一幅寂寥、冷清、沉静的中秋夜画面。 李太白《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中秋夜,花丛中。一身、一影、一月,通过这一简单的表象组合,遂将自己落魄失意、孤独无赖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此时此地,中秋之于他,是委屈而悲苦的。

中秋咏月之作,当数苏公《水调歌头》最为经典。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他用几近白描的手法,勾勒出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之境界,又于月圆月缺中渗入深邃的哲学思想,充分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怀念之情。

当然,中秋月圆之夜,诸多文人骚客中,乐天派也不在少数。宋代林光朝《中秋月夜》:玉露金风满桂枝,清光因此更华滋。一年月色最明夜,千里人心共赏时。诗人通过对景物的简单描写,将月华之美、丹桂之香和普天同庆的场面尽显于字里行间。

同代诗人郭应祥的《醉落魄》描写更直接一些:琼楼玉宇。分明不受人间暑。寻常岂是无三五。惟有今宵,皓彩皆同普。 明代徐有贞的《中秋月·中秋月》写得颇为直白: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按他老人家的意思,过节就过节呗,管你阴晴圆缺。一年就这么一个中秋节,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有什么心思忧愁?

宋人吴自牧的《梦粱录》说: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又谓之月夕。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圆子女,以酬佳节。可见,从先秦到南宋,中秋节均带有十分浓厚的喜庆色彩,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这一天都大摆宴席,举杯相庆。

也许,那些悲情之吟只是一众落魄文人、贬谪政客人生失意之时留下的缕缕伤痕吧!但这并不影响世人喜庆佳节。

关于月亮,唐人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一句诗有点意思: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此语竟差点揭示出月圆月缺的自然规律。

为何十五的月亮会最明亮呢?因为依天体运行规律,此时的月亮离地球最近,故对海水引力也最大,海潮随之高涨。著名的钱塘潮就是如此。

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黄鹤断矶头,不知故人今在否?不觉,从出门求学和工作始,离家已经三十多年,家乡中秋的情景应早已南楼不再,人物两非。

今佳节又临,倾醉于皎月下与家人挚友品酒吟诗之际,关于中秋的记忆宛若头顶这轮高悬皓月,缓缓升起,越来越大,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小时候,中秋小得只剩下一块圆圆的月饼。红白翻毛制造精,中秋送礼遍都城。论斤成套多低货,馅少皮干大半生。节日的全部就是这块送过来又送过去,最后饼皮都快掉光的月饼。然后,一点一点细细地掰开,生怕掉落了些许饼屑。

上学后,中秋长大成悬挂于蟾宫里的那枝月桂。憧憧车马徒,十年争路长安尘。青灯下斗室中,唯有将曲江赴宴、雁塔题名的荣耀,用一支枯笔书写成人生中最灿烂的那一页。

至中年,中秋慢慢酿成了月宫里吴刚的那坛桂花米酒。抡完斧子后,将疲倦和无奈缓缓倒入青花瓷杯,或邀李杜共饮,或与陶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而今,细数十年事,几近十处过中秋。蓦然回首,依旧踟蹰黄鹤旧山头。俨然归来染霜鬓,空敝黑貂裘。 且抬头,仰望苍穹,月光如水,流泻瓦舍勾栏。树影斑驳,空处如霜。待来年,容俺戎装重整,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中秋夜,平步琼楼玉宇,畅饮一壶月色银光。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