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秦直道

2021-09-06 10:05:27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9-06 10:05
字体:
分享到:

□王蓬

我对秦直道的了解,始于1992年。因承担纪录片《栈道》的撰稿,查阅王开先生主编的《陕西古代道路交通史》, 有秦直道专节并附图片, 子午岭上堑山填谷遗迹宏阔, 深感震撼。

1997年,我在榆林沿途关注秦直道遗迹。2009年7月, 专访秦直道,直到终点内蒙古包头,再西行河套、银川, 直抵贺兰山下。总算对秦王朝修筑直道的背景、起始、作用及历史贡献有所认知。

秦朝修筑直道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和目的。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开天子巡游先河。在全国“治驰道”,以京都咸阳为中心构筑四通八达的道路,用以沟连通往全国郡县要塞与边城远地。客观地说,秦修驰道是中国古代交通史上的一大壮举。

秦直道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的产物。同时,直接原因是早在西周,北方犬戎、猃狁、义渠等游牧部落便不断侵扰中原。即便统一六国的强秦,也无法阻止匈奴南下劫掠。为解除边患,秦始皇下令修直道,以便快速调集军队抗击匈奴。先是大将蒙恬率30万大军一举击溃匈奴,将其逼退至漠北,占据内蒙古河套以南大片土地。之后,以军士为工匠修筑通道。据文献记载,秦直道是由今咸阳淳化秦代林光宫故址为始点, 沿子午岭山巅一路朝北,经旬邑、黄陵、富县、甘泉、志丹、安塞、横山、榆林,穿过毛乌素沙漠进入鄂尔多斯草原,再由内蒙古东胜境内渡过黄河,直达包头,即秦时九原郡。这条南北通道,长达700多公里,主体修筑在绵亘中国西部、南北方向的子午岭山脊,大体呈直线,成为关中平原到北部边塞最近捷的通道,故称秦直道。

“秦直道”虽修建于2200多年前,但由于沿途人烟稀少,有不少路基得以保存, 比如富县张家湾便有段长达8公里的路段能通汽车。从保存的路迹看, 路面宽度在30米至50米, 足可供十辆载重汽车并排行驰。从路面看微呈鱼脊状,以利雨水流淌,历两千年仍很光滑,并无杂树生长,足见夯土结实。充分利用子午岭山脊, 减少在川道盘旋,是名副其实的“沿脊线”,充分体现了古人的智慧。

如此宽阔恢宏的秦直道,只用了两年时间。那么, 在没有现代科学仪器测量与现代施工机械条件下,秦人是如何创造出惊世奇迹的呢? 看似不可思议, 却还是能从相关典籍与事例中找寻到答案。首先, 秦直道修筑得力于秦王朝大一统体制。中央集权便能集中物力财力搞大工程, 比如连接六国长城的秦长城,当然也可用30万大军修筑直道。其次, 秦人此时已发现和使用铁器。《中国冶金简史》记载:“ 近年来,在陕西临潼、咸阳一带,出土了不少秦的铁农具和铁工具,如铁凿、铁铲、铁犁、铁锤等。” 铁器的发现和使用 ,使秦王朝能够开凿郑国渠与广西灵渠、四川都江堰等不朽的水利工程,充分表明秦人已掌握水准测定、土方计算、方向把握等施工技术, 铁制工具也注定会用于秦直道的修筑,使这项伟大工程有先进科技与工具支撑。700公里秦直道,固然工程宏大,但分解到30万精壮军士中, 平均3000名军士修7公里直道,把渴望建立军功的热情用于修道, 两年时间应该能够完成。再看修直道残存下来、笨重硕大的铁锥、铁锨,只能让我们向付出辛劳血汗乃至生命的秦军将士致敬。应该说,秦直道和秦长城一样,是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

秦王朝统一六国, 虽短暂的15年便被西汉王朝取代, 但秦直道却在后世发挥出巨大作用。历经“文景之治”、 日趋强盛的西汉王朝,改绥靖为抗击,秦直道便成为反击匈奴的重要通道。由于“秦直道”修建在子午岭主脉上,居高临下, 特殊的地形对两侧河谷有扼控作用,沿直道进军, 不担心对手设伏, 后勤可充分保障, 凸现出重要的军事价值。

公元前127年,匈奴到上谷、渔阳劫掠,汉武帝组织反击。卫青率军明救渔阳,利用秦直道行至今包头,突然回军西扫,大败屯守黄河河套地区的白羊王、楼烦王,驱逐了匈奴,收复了黄河以南曾被秦将蒙恬攻占的广袤草原,解除了匈奴对长安京畿的威胁,史称“河南之战”。之后, 西汉王朝在河套设朔方郡,迁徙关东流民数十万人口到北地、上郡,戍边屯垦。移居朔北之人带去农具、籽种和栽培技术,以及文化生活习俗,人居家安,促进了河套与边境的安定。

汉匈并非完全兵戈相见, 也曾和睦相处。比如东汉时,匈奴呼韩邪在“五单于争立” 中得到汉王朝的支持,统一匈奴全境,到长安城朝见汉元帝,请求“婿汉氏以自亲”,主动提出做汉朝女婿。汉元帝答应呼韩邪请求,在后宫征求外嫁宫女,王昭君便自愿请嫁而名标青史!《汉书·匈奴传》记载了这个历史性的场景:“呼韩邪临辞大会,帝以五女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失于信,遂与匈奴。”呼韩邪感激万分,“上书愿保塞上谷以西至敦煌,传之无穷。”

呼韩邪与王昭君离开汉宫,行走的正是秦直道。事实是自昭君和亲前后60年间,整整三代,边境出现了“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吠犬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人民炽盛”的繁荣景象。至今,直道沿线内蒙古境内有昭君墓,沿途有关于王昭君的传说,表明秦直道也是一条和平友谊之道。

秦直道除军事价值外,还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我的朋友朱合作是榆林市群艺馆研究馆员, 早期从事文学创作, 1979年冬与我同为省作协首期读书班学员,也与路遥交好,后来转向地域文化研究,多与秦直道相关。几次去榆林, 他都拿出多年搜集的汉代砖石画像拓片,有“牛耕图”“谷物图”“放牧图”“拾粪图”“杂技图”“击剑图”等等。还有印着秦始皇统一度量衡的诏书,表明秦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的政策,通过秦直道,也曾推行于秦长城沿边的郡县。

秦直道比著名的罗马大道还早200多年,应是世界第一条最早、最直、最长、最宽的大道,说是世界高速公路鼻祖亦不为过。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