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海

2021-08-26 13:41:38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26 13:41
字体:
分享到:

□静轩

一处海湾,风平浪低。船尾像有一只巨鹰展开双翼贴着水面飞翔,一队海鸥绕着驳船欢快地鸣叫着。四下望去,稀疏的岛屿隐隐约约,像一座座小山丘在顺水漂流。

船上放着一个小巧的煤气罐,还有一只没有提手却有盖子的木桶。驳船缓缓行驶。船嫂递给我一根绳子,让我腰身贴着船舷,两手交换着向上拉,一只水淋淋的网袋被拉了上来。几只大小不一的螃蟹,身子缚在网袋里,爪子伸在网袋外,“张钳舞爪”挣扎着。船嫂把网袋提进船舱,捡起小一些的螃蟹扔进海中,抓起一只大螃蟹直接丢入木桶中。还有两只大螃蟹,我伸手想抓,她说 : “这是深海螃蟹,夹人可疼呢 !”我问 : “刚才那几只螃蟹看着也不小,为什么不要?”她说螃蟹越大越香,小点的扔进海里让继续长。我问 : “螃蟹也不洗?”她说 : “海水很清亮又是咸水,干净得很呢 !” 十多分钟后,船嫂打开桶盖,一股热气带着香气,直冲鼻孔。她说 : “趁热吃,啥调料都不要,可香呢 !” 我两手掰开螃蟹,随意吃了块蟹肉,还真是从未尝过的鲜香。看我不大会吃螃蟹,船哥笑着摇头;船嫂抓起一只螃蟹,比划着给我教螃蟹的吃法。

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海阔天空中,边捞边蒸,边蒸边吃,道不尽的美味和美感。从船哥口里得知,捞螃蟹的网子是先一天黄昏放置好的,夜里每个网袋都会钻进几只蟹,接待游客时就这样边捞边蒸边吃。回程中他问我感受如何?我开玩笑说 : “螃蟹很好,就是少了杯酒。”船哥说 : “把没吃完的螃蟹给你装上,上了岛在饭店买瓶酒边吃边喝。”浪花涌过来,散乱了船嫂的笑声……

船嫂尽可能想说普通话,但仍操着一口浓重的东海口音,说 : “我带你去的这块海滩,你肯定没见过,像煤又不是煤,我们叫它‘乌石滩’。”

驳船悠悠,晨风清凉,橘红的朝阳照着海面。远处虽水天相接,却像用一束金黄色的丝线缝合 ; 近旁波浪舒缓涌动,像许多蛙泳运动员鱼贯而行。近了,近了,眼前映出一道长堤,我怀疑是海市蜃楼,船嫂说那就是乌石滩。

驳船在长堤的中段停下,我跳下船头,不由得不被这乌黑的景象迷住。整体看,乌石滩像一幅纯黑的扇面,斜坡形定格在澄碧的海中。我寻思会不会是一只原始的海龟或鲨鱼,沉稳而自在地趴在这里,惬意享受着海水的冲洗?乌石滩不大,长度数百米,最宽处五六十米,两端逐渐沉入水中。石块或圆形或椭圆形,大的像足球,小的像鹅卵石,更多的像小甜瓜,但颜色都纯黑,看不出差异。我张开双臂,原地兴奋地转了几个圈儿,然后边转圈边在滩的一端走了个来回。脚下的石头是松动的,我问这么小的石头怎么就不会被海浪冲走?刚 才一直驾着船沉默着的船哥,想点一支烟,因海风吹着,打火机啪啪了两下没打着,索性不点了,若有所思地说 : “奇就奇在这里 ! 你看海浪到了这儿就平缓,再大的浪也是轻轻漫过又退下去,祖辈也把这块黑滩叫神滩。”船嫂补充说 : “祖辈过去划着木船打鱼,来来往往几天,划过这里也会休息一下,但没人拿走一块石头。 ”

几只海鸥,在上空飞翔。我先后捡起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仔细观看。有的很光滑,有的带有梳子般的条纹,有的又像黏满一层黑芝麻。我觉得捧在手里的不是石头,而是一枚枚珍宝……

有一座岛,金庸没来过,但把这座岛描写得很详细,很神秘。船哥说这座岛就是桃花岛。桃花岛不大,坐落在大海深处。为接待游人,岛上有三辆出租车。我下船、上车,约十分钟后到了镇上。船哥口中的镇,其实就是几户农家乐。我回头看,刚才下船的地方离镇很近,只因山路曲里拐弯、草木丰盈茂密,遮挡了视线。每户农家乐门口,都摆了一排鱼缸。缸里的鱼,有些我认识,如黄花鱼、金枪鱼、鳗鱼 , 有的我不认识也从未见过。请教户主, 他说的鱼名咱还听不懂。船哥说 : “这些鱼浅海没有,也运不出去,运出去就死了、臭了,吃不得了,只能在岛上品尝。”我说上午吃了一肚子螃蟹,让消化消化,先看桃花再吃鱼。

坐上出租车又走一会儿,从岛的北面拐到了南面,便见满坡桃花开得烂漫。低矮的小草、藤蔓和灌木遮住了灰色或白色的岩石,一棵棵桃树便显示出张扬。桃树都低矮,也不像修剪过,但桃花成串开在枝头,花朵很大。偶尔有蝴蝶飞舞,蜜蜂却多。草丛和岩石上无路,山泉密布,想采一朵花很难。下午的海风有些湿热,阳光却不燥,想来桃花就喜欢这个气候。

向西拐过一个弯,可见一条石板小路弯曲着通到岛顶。茂密的小草几乎遮掩住小路,两边的桃树摇摆着向我招手。桃花含笑,可我再怎么伸手仍难以够着。小路的顶端有一亭,船哥说那是观景台,也叫桃花亭。一少女穿一袭绿衣一件花裙,身倚亭栏望着大海。说不定她就是金庸笔下的黄蓉?只是没有带剑手上也无打狗棍。船哥说她是农家乐的服务员,也是这个岛上的一位导游。看到有人上来,少女离开亭子往下走,我看到一张桃花般的脸……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