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公园观“海”

2021-08-26 13:40:48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26 13:40
字体:
分享到:

□骆浩

自长安公园北门进入,逾过石拱桥,远远便眺见一片蓝色水域;放眼向西而望,水天一色,溔然无尽。对于奔驰在黄土地上的西北人来说,水决然是神圣的。

《道德经》云:“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惟不争,故无尤。”我们喜欢水的宽博与包容,渴望水的至善与润泽。《孟子·离娄》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水本身是液体,结冰为固体,沸腾又为气体,这似乎说明了万物的状态。此时此刻站在潏水边,你尽可放下压力,然后清理思绪,让自己的想象不断升腾飞扬,飞向那海天相接的地方。

此时的潏河恍然如海,海天涌动,波光闪烁。碧色的巨浪,相互推搡着、欢笑着,前赴后继。潮水不停吟唱,冲洗着洁白的沙滩。在水天相接的地方,碧水和蓝天已没有明显的界限。那是一帧干净明丽的画面,在这个空间里,没有一丝拐角,心慢慢因安静而蓬松,随之不断扩大、舒展开来,融化于这无涯的大海里。此刻不知心是海,还是海是心。心已变成了空空的海,人也变成了空空的海。你还可以把想象提前一两千年。长袂宽氅,两三同伴,乘一叶扁舟,在海面之上畅游,抚琴而吟,扣舷而歌,如当年苏子之于赤壁,去看那时的明月江河。水在时间的隧道里不停地流逝,但它们并没有流走;月亮有圆有缺,但它终究也没有增减。看似千年的时空化为此时此刻此地,万物成为一体,似乎都在变化,也都似乎没有发生变化。

当然,你也可以如徐霞客一样,骑上青驴,带上书童和那个桥边的姑娘,绕水徐行,翻山涉谷,记录下所见所闻所想,做一个无忧无虑、奔走天涯的漂流者。木玄虚在《海赋》里说:大海以天地为容器,包罗苍天之奥秘,囊括大地之区域。大海是神仙的住宅,大概也是圣人的住所。可以想象那个时代的天地大海是松弛的,那时人们的心也是松弛的。想见古人读书而心里空虚干净,不盛杂物,如同大海,把心宇的一切渣滓都淘尽沉淀干净,不着一物。

此刻思虑穿越了时空,在这个交叉点,抽神到这公园“海”的僻静之处,想古人是我,我亦是古人,倒有了几分海风逐浪、倦鸟归林的心情心境。沿着园里潏河水面徐行,有榭台建于水上。潏水与南山相呼应,青山绿水间透出一股灵气。水面上一队白鹅正在嬉戏,有的三五成群潜入水中,然后猛地冒出来,用翅膀拍打水花,洗涤白羽;有的在静止中似一尊雕塑,抑或是陷入了沉思;有的成双结对吟唱着,谈情说爱。一群锦鲤在较浅的水岸汇聚,肥硕密集,大口吞食着撒入水中的饵料。那些小鲫鱼灵巧地摆着细尾,警惕地观望着,伺机而动。蜻蜓在岸边频频地点水,寻觅着小荷的尖角,准备停靠歇息。

无风,水面平展如镜,又恰似一块巨大无瑕的碧玉。没有船艇打扰,潏水更加悠廖静谧。此刻我忽然明白了,原来在长安公园可以看“海”。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