辋川别业寻踪

2021-08-19 14:57:03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19 14:57
字体:
分享到:

□刘文俊

在西安城东南方向约三十公里处,有一座县城叫蓝田,蓝田东南方向有一处峡谷叫辋川,这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辋川别业”就曾坐落于此。

“辋川别业”是王维的私人别墅。王维,是唐代著名诗人、画家。“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等诗句都源于王维,可谓家喻户晓。王维与孟浩然合称为“王孟”,有“诗佛”之称。

王维早年曾在朝廷为官,有过积极的政治抱负,渴望做出一番事业。后因时局变幻,他受到排挤、贬谪,仕途起起落落,导致心境逐渐消沉,萌生归隐之心。王维晚年在辋川购得宋之问的山庄,依山就水做了改造,修筑了20处景点,包括世人熟知的鹿柴、欹湖、孟城坳、竹里馆、辛夷坞等,人称“辋川别业”。

那时的辋川,有山有岭,有冈有坞,有湖有溪,有泉有畔,亭台楼榭掩映群山绿水,舟楫白帆过往溪水湖泊。“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红欲然”、“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辋川别业”成了山水相依、亭榭相望的自然山水园林。

王维与好友裴迪,经常“步仄径,临清流”,弈棋饮酒,“携手赋诗”,同吟共咏辋川景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轻舸迎上客,悠悠湖上来。当轩对尊酒,四面芙蓉开”……王维即地命题,即景赋诗,最终20处景致40篇五言诗结成《辋川集》,成为传世佳作;王维还画了一幅《辋川图》长卷,对辋川诸景点作了逼真、细致的描绘。

一个僻幽的山谷,一处名气不大的地方,因一位“诗佛”,因一座别墅,联系在了一起,成就了双方的盛名。辋川因为王维名声大噪,至今仍然吸引着不少游客慕名参观。王维久居辋川,秀丽的景色潜移着诗人的心境,默化了诗人的情感,终以诗文中的恬静、清幽化解心灵的惆怅。晚年的王维,山水田园成为他诗词创作的主体,开创了盛唐山水田园诗派,与谢灵运、陶渊明、孟浩然一起,成为山水田园诗的代表人物。

我钟情于辋川景色已久。王维的《辋川别业》“不到东山向一年,归来才及种春田……披衣倒屣且相见,相欢语笑衡门前”,让我对辋川别业有了向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秋山敛余照,飞鸟逐前侣”,“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更是让我对辋川有了诗情画意的感受,不由得心绪飘然,一睹为快。要是在一千多年前,我定会立约知交挚友,泛舟东渡,徜徉于辋川山水之间。现在不同了,人背负着很多约束,不便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就一直没有机会游访辋川。

近期恰巧路过辋川,顺便了却多年的心愿。辋川,山青翠,水潺潺,山清水秀。若不读王维的诗,不看王维的画,会觉得这里颇有些“终南之秀钟蓝田,茁其英者为辋川”的味道了。读了《辋川集》,看了《辋川图》,对比之下顿感眼前之景索然、失望。辋川别业、华子罔、临湖亭、白石滩等20处唐代美景湮灭殆尽,没有一点影子了。唯有一棵王维手植银杏树高高耸立在路旁,指引着“辋川别业”的大致位置,诉说着往日的悠悠故事。

与我同行的一帮外地学生,不时高吟王维的辋川诗词,勾起了我脑海中关于“辋川别业”的片段故事。“辋川别业”兴盛之时,王维与裴迪饮酒赋诗,俩人一唱一和,恬静自在。到了北宋时期,“辋川别业”逐渐萧条。清朝以后,辋川周边的环境逐步恶化。到了近代,辋川别业原有景致荡然无存,诗情画意不再。如今的辋川别业遗址附近,厂房林立,线路纵横,已经寻觅不到《辋川图》中的景致了。

辋川二十景消失了,曾有人建议恢复,但时过境迁,现在已经很难恢复到王维时期的盛景了。况且,复制的景致缺失文化内核的支撑,也是很难走远的,这方面不乏教训。辋川紧要的不是打造景点,而是文化传承,要把一棵树、一本书、一张画的故事讲好,把尊崇自然、田园耕读的文化根脉传好,既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更提升人们乡村田园文化的水平。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