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石头记

2021-08-19 14:54:18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19 14:54
字体:
分享到:

□薛雷

前几日,当我整理书架时,无意中发现了一块石头。青褐色的外表,娇小的身躯,没有玉石的光泽,没有观赏石的质感,却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它是青藏高原上的一颗顽石,却被我选中,随着我飞到3700多公里外的延安。

10年前,我认识了《雪域阿里》一书的作者,并在这位援藏干部的影响下开始憧憬那个离天最近的地方。2014年,我所在的单位来了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领导,他曾经援藏阿里7年之久,我曾听过不少他在阿里的经历,也看到过主流媒体刊登的相关报道。自此,我对阿里的向往近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这些年来,我有幸与被誉为“世界屋脊的屋脊”的西藏阿里有过两次“亲密接触”。2017年,在天高云淡、秋风瑟瑟的秋天,我因公出差到阿里。接到通知后,足足失眠了两天。在阿里援藏同事的关心下,我提前喝了红景天口服液,准备了促进血液循环的药。为了适应西藏的气候,第一站先飞到拉萨,当我走出贡嘎机场时,明显感觉到心跳异常加速,且耳鸣现象越发严重。第二天,我想到周边溜达,但步子稍微迈大些就觉得呼吸跟不上。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绕着布达拉宫广场,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只见远处的布达拉宫,在蓝天白云掩映下,占据了整座红山南麓,缘山而上,依势迭砌,从平地直达山顶,气势恢宏,宛若天宫的云霄宝殿一般,随着云海翻滚,愈加扑朔迷离。

在拉萨休整完后,我便迫不及待地飞抵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站在酒店的院子里,看着几十个四方体玻璃罩子发愣,心生疑惑。当天晚上,与当年的援藏干部见面时疑团才被解开:原来,那些玻璃罩是保护从陕北“远嫁”阿里的毛头柳的特殊设备。读完这位援藏干部所著的《藏西笔记》,才知道植物在阿里生存的不易,心中不禁默默地祈祷这些戍边的植物“卫士”能度过这里的寒冬。次日,当我来到多位陕西籍干部任职的普兰县,远眺了神山冈仁波齐,目睹了圣湖玛旁雍错,抚摸了光滑细腻的阿里山石。阿里的石头,同时具备着援藏干部的坚毅、执着和陕北毛头柳的朴实、顽强等优点,没有带回一块阿里的石头,我感到有些遗憾。

2018年8月,我有幸第二次与阿里相约。我这次采取由低到高、循序渐进的方法进藏。先是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飞到有着“西藏的小江南”美誉的林芝,再沿着尼洋河和雅鲁藏布江流域坐汽车到拉萨。穿过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后,我奢侈地小憩了一会,不经意间竟然看见有三两只岩羊在悬崖峭壁上闲庭信步,一群野驴在寸草不生、杂石遍地的山谷中追逐打闹。脚下的山峦走势比较舒缓,耳旁潺潺流水声打破了我的凝思,小河旁到处是藏族同胞用石板垒成的玛尼堆。看着河里形状奇特、色彩绚丽的石头,我竟然萌生了奇特的想法,于是认真挑选了一块深褐色的石头,放进了行李袋中。

这块石头,给我的第二次阿里之约平添了几分情趣。到阿里后,我感觉非常好,步速明显加快,几乎没有不适的感觉。到达酒店后,我第一时间去看望了一头“绿发”的毛头柳。听人说,只要毛头柳挺过三年就可以自然生长了。晚上,与几位陕西籍援藏干部聊了大半夜,更让我对这群有着深厚西藏情怀、远离家乡亲人的援藏干部心生崇敬。 回到延安后,我将这块飞跃千山万水的阿里石头放置在书架上。

惜别阿里三年来,每当看到这块神奇的石头,我都会想起在阿里的日子,想起那一颗颗远离故土的毛头柳,想起那一批批播撒希望的援藏干部,想起了一个个守边卫国的边防战士……我深知,这块来自雪域阿里的石头,早已将我的心与那片雪域高原连在一起,让我心向远方,不再孤独。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