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花园

2021-08-19 14:53:40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19 14:53
字体:
分享到:

□斌鹄

盛夏时节,草木葳蕤。朋友说他家花园里的洋菊花开得灿烂繁盛,黄瓜、豆角、茄子等蔬菜也硕果累累,邀我去分享“丰收果实”。一个周末,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带着家人应邀前去参观。

朋友和我是多年的大学同学,以前还是邻居。但是,去年他卖掉了西安的房子,举家搬到秦岭山下天子峪的一个村子过起了半隐居生活,我们就见得少了。

天子峪其实也不远,从我家过去不过40分钟的车程。车上了环山路,城市气息远抛身后,人的心情就大不同,吹着清爽的风,看着秦岭的层峦叠嶂,心中的烦恼、夏天的燥热,立刻褪去一半。

那村子就在太子峪峪口,背靠秦岭,一股山泉汇成的小河穿村而过,虽只有几尺宽,却终年流水不息。村口有个唐朝古寺,内有一棵古银杏树,据说是唐王李世民亲手种植,树身直径少说也有3米,苍翠挺拔。朋友就在村里租了三间民房的二层,进行了简单的改造,先在屋前收拾出一片观景的大露台;还不过瘾,征得房东同意后,又把二层的屋顶进行了改造,加装简易楼梯,再得一个大阳台。朋友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别看只是高了一层,景色却有大不同!”的确,二楼的露台整体朝南,是观赏秦岭的好平台。三楼阳台虽仅仅高了几米,却高出了全村屋顶,视野毫无遮拦,朝南可望层层秦岭,朝北鸟瞰整个西安城。

从去年搬家至此,朋友就开始在村里享受山水之乐,每日读书哲思,看云观月,逍遥自在。原来生活在城内的高楼大厦时,他并不喜养花弄草;搬到这里,也许是空间开阔,接了地气,他竟在露台养了许多花草,牡丹、月季,各种多肉,都养得生机勃勃。阳台养花,不能称得上“花园”;他的花园在距家几十米的山坡上,是他租的一亩多田地,园里多半种花、少半种菜。

到了朋友家时,天还下着小雨。三楼的露台撑着大遮阳伞,已摆好桌椅、泡上香茶。这时的秦岭,山间云雾缭绕,烟雨蒙蒙;山色近处青黑、远处灰淡,阴郁的天空恰如一张米白的宣纸,团团雨云,在山峦间天然晕染,真是一幅绝妙的中国山水画。我虽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但这样的美景置身其间的机会并不多。

“怎么样?这山村的美景难得一见吧?其实,你们距美景也就几十公里,只是懒得来享受罢了。”朋友笑着说。“到了这里,焦虑烦恼全都不见了。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另一友人回答。“想过很简单,若论经济条件,你们都比我强,只要真心愿意,都可以享受这样的生活。”我们的确只是嘴上说说,没有人有他的勇气,可以辞掉现有的工作,离开城市来享受这山水田园之乐!苏东坡曾经说过,清风明月、湖光山色皆是无主之物,唯有闲有心之人得之享之。

那日无事,山气弥漫中我们漫无目的地闲谈。朋友本是名牌大学哲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酷爱读书,毕业后先在大学教书,后又辗转几个单位,皆兴趣不足。这两年,网络授课兴起,他就在网上讲授哲学课,也不推广,但志趣相投的听众也有千人,一年的讲课收入够生活,他就很开心了。但对于他搬到山边居住,我还是有些诧异,因为我知他是陕南山区长大的,对于山并不稀罕。“以前生活在山里,那时真讨厌山啊!山路难行,高山遮眼。上了大学走出大山那一刻,别提心情多愉悦!那时下了决心再不到山里。但现在,是真喜欢山。要是条件允许,我打算此生就定居于此了。说实话,那时在山里生活了近20年,其实从没有静下心去欣赏山的美、感受山里的水清云淡,就像现在这里生活的一些村民一样,看见山,满眼都是不便利和冷清,时刻想着离开。如今,心境变了,看着山间流云、山峦月影,只怕时间过得太快、自己能够享受的岁月太短。”朋友感叹。

闲谈中,雨渐渐停了,我们便起身去参观朋友的花园。走路几分钟就到了。这是他一年一千元租的一亩多山坡地,因为浇水有些不便,不是种庄稼的好田,却位置极佳,视野很好,站在地里可观青山连绵。今年夏天,雨水充足,他春天种的一片洋菊肆意生长,茂盛得密不透风,花朵繁盛,五颜六色,开得热烈奔放。虽只有百十平方米大小,但有巍峨秀丽的秦岭山作背景,气势不同凡响,像草原中野生的花海!花园中他还种了爬篱笆的蔷薇,没有长成可观的规模;搭了葡萄架,葡萄藤也还在生长中。倒是青菜、黄瓜、茄子等蔬菜,当年都长成了。花海旁他还摆了张茶座、几把椅子,还有一个木制的摇篮椅,可惜因为下雨我们无法享用,但可以想象风和日丽或明月当空之际,在这里喝茶、饮酒的惬意。 投资数千元便时时可观山赏花,四季有新鲜的有机蔬菜,同去者都动心了,说也要租这样一处民房、建这样一个花园,实现居住的人生理想。

一晃一两个月过去了,盛夏已逝,秋天来了。我常常想,与这样一个山间花园的“理想”隔着什么呢?是缺钱吗?不是!是没有时间吗?好像也不是。缺的是一颗清净的心!因为放不下的追求、鼓不起的勇气,只能继续沉浮在这片从秦岭的某个山头望去灯火璀璨而又红尘滚滚的大城市里。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