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丹”之乡

2021-08-12 13:28:19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12 13:28
字体:
分享到:

□王世华

榆林靖边的自然风貌和文化传承,似乎与“丹色”相缘。丹霞、丹林交相辉映;红色文化底蕴浓郁,唯以小河村闻名遐迩。

“丹林”即红色树叶之林。靖边丹林由来已久,尤以王渠则镇西涧丹林著称,县志载“坡岭涧滩,每当秋色西来,万树迎霜,颜若渥丹。”西涧丹林不仅林丹而且涧长。涧长,指“西涧”号称“四十里长涧”,为靖边全域旅游重要景点。随着靖边经济的发展,中欧班列开通,满载着丹林之乡群众的深情厚谊走向世界。

在靖边,不只是西涧丹林美不胜收。由于白于山脉树种基本相同之缘,丹林遍布县境。梨树、火炬树、山楂树红色叶子交织,点缀在山岇坡洼,河边沟中,房前屋后,田埂硷畔……最夺目的是山楂树,果赤叶丹,在阳光下明媚灿灿;金黄色的杜梨果挂满枝头,在红色叶子的映衬下,引人注目,顿生诗情画意。陪衬黄色、绿色的树叶,与蓝天交相辉映,以“丹霞”相伴,美丽旖旎。

靖边的丹霞地貌在龙洲镇,亦称波浪谷。当今龙洲镇历史上为石堡镇、龙州堡,且州字无“三点水”,是榆林沿明长城三十六城堡之一。龙州堡是10世纪初西夏太祖李继迁将石堡镇改置而得名,明、清时亦为龙州堡,位于县城东南二十余公里处的芦河上游,“丹霞”就在其境内。

龙洲丹霞地貌,因其纹形酷似波浪,峡谷纵横,被称为波浪谷,展示的是由亿万年的风、雨和时间雕琢砂岩而成的奇妙的世界。波浪谷岩石复杂的层面,是由一亿五千万年前侏罗纪就开始沉积的巨大沙丘构成。沙丘不断地被一层层浸渍了地下水的红沙所覆盖,天长日久,水中的矿物质把沙凝结成了砂岩,形成了层叠状的结构。它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波浪谷颜色相左,亚利桑那州的波浪谷在红色之间夹有白色线条,红白相间;而靖边龙洲的波浪谷则以红色为主。

登高望去,红色砂岩石宛如彩云追月,绰约多姿。红色、赭红色相间的图纹,鬼斧神工般刻于沟边、峁上、山巅、河岸,一条条、一片片、一圈圈、一点点,花纹酷似波浪,形态颇似万物之状。不同角度望去,如峡谷瀑布,似一线天堑,形如祥龟望海,如情人对诉,像凤凰展翅,似芙蓉出水,状若金鸡独立,更如猛虎下山。还有闫寨石窟,凿于悬崖峭壁,平添几多历史的厚重、沧桑,似乎昭示着曾经发生的故事的神秘,生活的奇幻色彩……

波浪谷容颜随季节变换:冬雪中,红白相间,如雪中红梅绽放;春雨后,与水库映岀的彩虹相衬,大面积祼露的砂岩石,如覆盖在地面上浸染后晾晒的红色布匹,一层层、一卷卷,更加鲜红艳丽;由高向低,似黄土地上涌出的一股红色水流,慢慢地向峡谷中流淌。艳阳下,与谷底潺潺的溪水、水库碧波粼粼的涟漪、远处山顶上旋转的风电机翼构成了一幅优美的实景画。秋天,红砂岩丹霞相伴满山遍野的丹林,更加绚丽夺目,与无数仙境试比娇!

深秋时节,人们站在龙洲山巅,举目眺望,丹霞、丹林,风车、抽原油机相伴,浓妆艳抹,此起彼伏,错落别致,奇妙斑斓,酷炫亮丽,宛若油画,令人遐思无限,浮想联翩。

龙洲丹霞地貌向南过几个山头,便进入靖边的丹色之村——小河村。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毛泽东等伟人由延安出发转战至靖边,先后在青阳岔、天赐湾、小河村一带周旋驻扎月余,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小河”,小小的窑洞指挥所,统率大规模的军队作战,并在此召开著名的中央前委“小河会议”,谋全局,匡险情,转乾坤,被史学界称为红色村庄。小河会议旧址,四周群山环抱,两侧是陡峭的红砂崖壁,谷底杨树、柳树、槐树、松柏常青树茂密。两条小溪绕村外汇集向东流去,“小河”由此得名。小河向南群山叠嶂,有一小村名为天赐湾。天赐湾,顾名思义,天赐之湾。相传康熙皇帝西征噶尔丹时,曾途经此地,看到山环水绕,脱口而出“真是上天所赐”,从此村子得名天赐湾。

著名的小河会议,指挥百万大军形成“中央突破,两翼牵制,三军挺进,互为犄角”的战略进攻态势,从此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迅速将战火引向国民党统治区。之后,毛泽东等又转战至米脂县杨家沟村,召开中央“十二月会议”。1948年3月,在吴堡县川口黄河渡口,毛泽东等即将踏上渡船,转身向送行的群众挥手告别,随口说出“陕北是个好地方”,之后迎着胜利的曙光,上船乘风破浪,在船工的号子声中驶向彼岸。正是:“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如今,毛泽东气贯长虹的词章韵律,仍然回荡在“三丹”之乡靖边、陕北乃至神州上空,激励着人民群众进行新的长征,创造更加美好的红色未来!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