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青山遐想

2021-08-09 13:32:45来源:西安日报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8-09 13:32
字体:
分享到:

□祁河

仲夏陕北早晚比较凉爽,当地老乡有的还穿着夹衣。我们乘坐的车辆在蜿蜒山路颠簸了近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子长最边远的涧峪岔镇郭家焉村。大家稍作休息,便开始攀登狄青山。

《安定县志》载:“宋狄青曾于此屯兵。”又云:“滴留山,上有古寨,宋狄青之子驻防所留,故名。”民间流传,狄青曾在这里驻防,以小米粥疗伤。狄青乃北宋名将,出自寒门,年少入伍,善骑射,凭战功累迁为延州(今延安)指挥使。范仲淹曾嘱他习《左氏春秋》,使其重立志向,熟读兵法,更为善战。与西夏作战时,他中箭八次,仍身先士卒,使敌军望风而逃。后官至枢密使,病逝后宋仁宗追赠中书令,赐谥武襄。

狄青山属白于山脉(亦称横山山脉),海拔1453米,为子长第二高峰。其东西走向,延绵200公里,北缘与毛乌素沙地交接,南坡多斜梁及塬地,是陕北主要河流的发源地。《山海经》载其“上多松、柏,下多栎、檀,其兽多牛、羬羊,其鸟多鸮”。可见当时这一区域雨沛林茂,相当富饶。不过当年,北宋与西夏之间的战事,几乎都是围绕这一山脉展开的。

我们慢慢地爬上长满灌木与青草的山顶高台,极目四野,可360度观看旭日蓝天下黄土高原的风貌,大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生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感慨。

陕北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山峁起伏,地形极其复杂。由于干旱缺雨、土地贫瘠,称为苦焦之地。但远古时期,这里气候还比较温润,是人类渔猎耕种的理想家园。 数千年来,由于战争和过度放牧、过度垦荒,加剧了沙化与水土流失,至明代以后陕北部分地区“寸草不生”。正是在这片荒凉贫瘠与经历无数战乱的“结绳区域”所生成的多元文化,吃苦耐劳、淳朴善良、坚毅刚强的民风及个性品格,产生了韩世忠、张献忠等英雄豪杰。更重要的是上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谢子长、刘志丹等一大批早期的陕北籍共产党人,在这里创建了陕甘边革命根据地。

陪同我们的子长摄影家老汪,于此拍过许多大片。他指着山坡上一丛丛开着紫色小花的植物说:“这是地椒,也叫百里香。陕北羊肉好吃不膻,就是羊儿吃了这种草。”“看那边一层层一圈圈的台田,就是古时戍边将士耕种谷物留下的‘粮场’,人们便叫它‘黄米山’。现今老乡们以它为品牌,发展石碾小米产业,使‘黄米山’的小米成了致富的‘金粒粒’,销往全国各地。”

新中国成立后,子长人民向荒山进军,尤其是1999年以来,积极响应国家封山禁牧、退耕还林政策,实施“粮下川、林上山、畜进圈、坝锁沟、民搬迁”战略,当地林草覆盖率由原来的6.16%增加到现今的32.8%,草畜、棚栽、果桑等产业发展迅速,百姓收入大幅度增长。

望着山峦四野郁郁葱葱的青松翠柏、连片成林的果木桑田、满目碧绿的萋萋芳草,还有沟坝中一排排温室大棚和刚从地膜中窜出的绿油油的庄稼,我们一行人在山顶挥臂呼唤,抒发着各自的情感。我亦感慨:陕北真的变了!绿了,美了。由过去像穿着光皮破袄的老汉,变成了一个风姿绰约、玉颜生春的美少年。

【编辑:雷莹】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